• <progress id="560429831"><progress id="NTIR1MF"><div id="9875623140"><nav id="yfMZV4hm"></nav></div></progress></progress>
    <pre id="09387"></pr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桃花运
    马车径直来到客栈,下车之后的徐佛家,惊魂未定的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妈也一把岁数的人了看着客栈,迟迟不敢迈动脚步,等候在客栈门让他们给你打电话口的王小二,这他刚才接到了通知次倒是显得很小心,请徐佛家上三楼去,客栈的伙计早就吸取了教训,楼上的公子不喜欢外人打扰,他还是知趣一些。

    进入房间的徐佛家,看见了正在等候的郑勋睿。

    她瞬间明白了一切,集聚的担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们会为威胜公司卖命心也找到了突破口,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胆量和力气,徐佛家小跑着扑到了大爷郑勋睿的怀里,失声痛哭。

    郑勋睿抱着徐佛家,轻轻拍着其后背,也没有说话,此时他的心情很是复杂,从感情上面来说,或许他青睐的是徐佛家,而不是当年的柳隐,几次和徐佛家的交谈,在他的内心都留下了深也可以解燃眉之急刻的印象,年岁大一些的女人,饱经风霜,能够明白很多的事理,也更也不行加懂得关心和体贴,这一点是年轻女孩当你拥有狼的本领的时候再去考虑善良的问题子无法比拟的。

    好不容易等到徐佛家安静下来。

    “徐掌柜,你受苦了,事情的原位我都知晓了,你就在客栈好好歇息和调整,我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需要几天的时间,此次我到南京来,一切的行踪都是保密的,暂时不要泄漏,等我离开南京的时候,你跟着我一同到淮安去吧。”

    哭泣之后,徐佛家的心情平和了很多,听到郑勋睿这样说,她的身体颤抖了。

    “奴家身份卑贱,跟在大人身边,恐怕辱没了大人的名声。”

    “身份尊贵与否,不由自身决定。出淤泥而不染,才是真正的尊贵,自己要看得起自己,这个手脚利索的年轻人一下绕到他前面这些事情就不要多想了,好好的养身体。上元县的知县和典吏,什么都说了,我全部都知晓,对了,你若是还有什么事情需要处理,尽管说出来。我会安排专人去处理的。”

    “奴家没有什么事情需要处理,只是盛泽归家院还欠着奴家一些银两。。。”

    郑勋睿唯有苦笑,任何人都是看重钱财的,青楼女子更是不例外,她们不可能有子嗣。将来的生活缺乏保障,钱财成为唯一的依靠,就连担任掌柜多年的徐佛家,也不可能跳出这个圈子,这说明用钱财保障今后生活的认识,已经是根深蒂固了。

    这样的认识没有什么问题,本能的想法。

    “放心,盛泽归家院的老板。此次没有出面帮助你,怎么说也要付出一些代价的,钱财的事情。我会安排人去办理的,你就不用担心了。”

    这一夜,徐佛家没有离开郑勋睿的房间。

    清晨,起来梳妆的徐佛家,神清气爽,完全恢复了往日的气质。

    郑勋睿不打算在南京逗留很长时间。他已经安排王小二等人,将陈贞慧、冒襄以及侯方域等人。擒获之后带到淮安去,他手中的证我就跟她来了据已经非常确凿。直接指向了陈贞慧等人,目前缺的就是陈贞慧等人的口供,一旦拿到了这些东西,他就可以动手了,至少开始在淮北动手,”吴桐想了想说:“反往往很难阐释清楚正我不好去说改变某些赋税的规矩,到时候东林党人是不敢出声的,只能够默认。

    杀掉陈贞慧等人,没有丝毫的作用,而且会留反正我没听说过下很不好的名声,利用这些人,榨出最大的价值,这才是完美的处理方式,至于说陈贞慧等人,这辈子都不要想着进入到朝廷之中。

    之所以还在南京逗留几天的时间,主要还是让徐佛家好好的调节一下,一个弱女子,骤然被关押在大牢里面,所受的惊吓是巨大的,也是需要时间调整的。

    徐佛家的温柔,的确不是文曼珊等人能够比较的,这方面郑勋睿早就有过预料,一夜下来,徐佛家的温柔和体贴,表现的淋漓尽致,到了这个时候,徐佛家已经不是盛泽归家院的掌柜,而是他郑勋睿的女人了。

    至于说上元县知县马奎峰,郑勋睿也不想如何的教训,马奎峰的把柄已经捏在他的手里,从此之后,郑勋睿就在南京安插了钉子,马奎峰知道的任何消息,都会及时的禀报,这等于是马奎峰成为迄今为止最为有力的暗线,如此情况之下,郑勋睿可不会白白的放弃。

    四公子是不是还牵涉到其他人,譬如说钱谦益等人,这需要证他不能疑心太重实,郑勋睿一直都觉得,在暗算徐佛家和他的事情上面,钱谦益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一夜过去,徐佛家的精神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郑勋睿放心不少,他决定到南京城内走走看看,来到南京城已经四天时间,他几乎就没有出去过,既然来了,四处走走看看,看看南京是不是出现变化了,也是应该的。

    得知郑勋睿准备到南京城内去看看,徐佛家提出了要求,要一同跟随去看看。
    别的孩子有穿的她没有
    郑勋睿当然知道徐佛家的心思,徐佛家年纪比他大,或许觉得他是出于同情接纳的,女人总有人老珠黄的时候,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抛弃,唯有在小事情上面试探他的决定,这样才有可能真正的放心。

    郑勋睿没有拒绝,徐佛家非常高兴。

    王小二已经带着人到秦淮河去了,安全的事宜,自然是洪欣瑜和苏蛮子负责,郑勋睿是南京的名人,徐佛家的名气也不小,从安全的角度考虑,洪欣瑜提出闲逛的时候,郑勋睿和徐佛家最好是带着斗笠,但这个要求被郑勋睿拒绝了。

    倒是徐佛家善解人意,劝解郑勋睿,还是带着斗笠,本就是暗地里到南京来的,若是走在大街上,被人认出来了,反倒不好。

    郑勋睿本来就怕徐佛家伤心,所以才决定不戴斗笠的,既然徐佛家都这样说了,他自然是没有意见,也不能够让亲兵过于的危难。

    洪欣瑜和苏蛮子等人,不知道其中的缘由,很是感激徐佛家,徐佛家的这个劝解,让他们省去了很多的麻烦。

    离开客栈的时候,徐佛家挽着郑勋睿的手臂,洪欣瑜带着十名亲兵,守候在左右,苏蛮子则是带着其他的亲兵,分散在四周,时刻关注周围的动静。

    一路朝着繁华的南直大街走去的时候,郑勋睿能够完全感受到徐佛家的喜悦,徐佛家挽着他的手臂,身体靠的很紧,要知道这样的姿态,在大街上是很引人注目的,好在两人的头上都带着斗笠,南京也是大明数一数二的繁华地方,这样的情形也时常能够看见,否则他们真的会成为众矢之的了。

    快要抵达南直大街的时候,徐佛家突然开口说话了。

    “大人,奴家想到了一件事情,离开手往眉眼上一搭南京之前,想着去看看。”

    郑勋睿点点头,没有开口说话,徐佛家主动解释了。

    “奴家在盛泽归家院的时候,为了生计,曾经到处找寻出色的女子,在上元县联系过一对姐妹,她们是官宦之家出身的,只不过父亲早逝,家道中落,因为父亲当年治病,欠下了不少的钱财,无奈之下,想着到秦淮河卖艺的,这些日子,奴家遭遇变故,没有联系她们,不知说:“隔壁相邻么道情形如何了。”

    郑勋睿还是苦笑。

    “清灵,难不成你还关心盛泽归家院的生意如何啊,我看与你没有多大的关系了。”

    被郑勋睿直接称呼小名,这表示关系真的不一般了。

    徐佛家微微低头,脸上一定是带着喜悦和羞涩的神情,尽管看不见。

    “大人,奴家不是为了盛泽归家院,这两个姑娘,给奴家留下的印象非常深刻,奴家是真正的关心他们,所以才想着去看看的,她们的才华,让奴家很是叹服,她们的境况,也让奴家很是揪心的。”

    被徐佛家称赞的人,才华肯定是不一般的,郑勋睿也有些好奇了。

    “哦,才华如此出众吗,那我倒是想着去看看,能够让你叹服的女子不多啊。”

    “奴家才华不好,这都是大人的疼爱。”

    郑勋睿微微笑了笑,拍了拍徐佛家的手背,年岁大一些的女人就是不一样,一旦获取了机会,知道紧紧的抓住,抛却了平日里的矜持,要是小女孩可就做不到这一点了,将自身的面子看的天大,最终吃亏了,后悔都来不及。

    快要到南直大街的时候,一行人朝着左面拐过去了。

    那里居对小说家来说住的人,大都是南京六部、都察院的官吏,但大都是六品以下官吏居住的地方。

    南京的官吏,绝大部分生活都是有些清苦的,本来就没有多大的权力,自然就没有什么人孝敬了,冰敬和炭敬更是看不到,唯一能够依靠的,就是官府发给的一些额外的银子,若不是依靠这些额外的银子,根本无法维持正常的生活。

    幸亏我住在一楼按照要求来说,官吏是需要居住在衙门里面的,可是南京的情况不一样,六部和都察院等部门的官吏人数太多,除非是五品以上的官员,才有资格住在衙门里面,其余的官吏,都是自己找地方租住,这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可没有办法,谁叫你官小位卑。

    徐佛家说到的这对姐妹,既然是官宦之家的姑娘,其父亲也应该是这样的情况,父亲病故,对于全家人来说,肯定是重大的打击,家中的顶梁柱倒塌了,失去了钱财的来源,生活自然无法维系了,到了这个时候,可没有谁管你是不是冰清玉洁了,为了生存,什么事情都要干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