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ogress id="560429831"><progress id="NTIR1MF"><div id="9875623140"><nav id="yfMZV4hm"></nav></div></progress></progress>
    <pre id="09387"></pr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有手段的人
    小二看到女子的笑脸,感觉到她身上散发的圣洁气息,人都已经醉了。

    “小二?”那女子催促了一下。

    “哦,我们这里只有四间三等房间了。”小二这才回过神来,红着脸回答道。

    只有四间房,那他们怎么可能够提审小五?

    “你让他们给我们腾二十间上房来。”为首的男子说。

    “这……”小二一脸为难,“对不起,大人,我们这里有规矩,先来后到,我们也不能将前面的人都赶出去。”

    “不能?”那男子又拔高了分贝,整个客栈的人都听得到他的话。

    他旁边的女子拉住他,说:“师兄,既然这里没有,我们就带其他客栈去看帮老板查清了账看吧。”

    说完,她还凑到他耳边,小声说:“不要忘了我们这次出来的目的。”

    那男子想到这次来的任务,冷哼一说:“人心不都是肉长的吗?你们筹了款声,甩了甩衣袖离开了。领队的一走,其他人也跟着一起离开。临走时那女子还对小二歉意一下,迷得那小二好几分钟才回过神来。

    “真是太圣洁太美丽了!”小二双手捧在胸前,一脸花痴的样子。

    正巧掌柜的从后院进来,看到小二在大堂发呆,走过去一巴掌拍到他头上,吼道:“还不”任毅一惊快去干活,杵在这里当雕像啊!”

    小二瘪了瘪嘴,接着去干活了,干活前还依依不舍地朝外面看了一眼。

    “真没想到,他们会到这里来。她居然这么厉害了!”曲胖子说。

    “是啊,大陆这么大,没想到来这里没几年就遇到了。纳兰蓝,不知道咱们见面的时候,你会是什么反应呢?”司马幽月幽幽的说。

    “我看刚才那纳兰蓝说话很有作用的样子,想来这些年她在圣君阁混的不错。”北宫棠拿着茶杯,却没喝下去。

    刚才在下面说话的那女子便是纳兰蓝,她的师兄是圣君阁而不在什么其他途径分阁一个阁主的弟子,却不是分殿圣子。

    “看他们那样子,也是冲着黑暗森林来的。不知道里面有什么,能让这么多人都过来。”魏子淇有些疑惑,更多的是好奇。

    “说到男人那点事这个,我还有事情没给你们说。”司马幽月拿出一叠纸,“这些是轩辕阁最近收集的情报,外面的人以为黑暗森林中间出现了神秘瑞兽,这才导致了最近两年黑暗森林的变化。最近来了不少人,都是冲着这瑞兽去的。”

    圣君阁的人进店的时候,她正好从轩辕阁回来,刚进了屋就听到他们的声音了,所以这消息还没来得急跟他们说。

    “这深林中心真的出现了一只瑞兽?”得知这一消息,曲胖子两眼放光。

    “你觉得可能吗?”司马幽月瞥了他一眼,立即将他眼里的火苗给浇灭了。

    “你觉得这消息是假的?”魏子淇问。

    “这消息是轩辕阁给我的,我想事情应该确实如此。可是他们查到的消息也不一定是真的不是吗?”

    “你是说,那瑞兽的事情是假的?”司也便于我们新新公司规模开发和利用马幽乐诧异的说。

    “这黑暗森林是什么时候才开始变动的?”她问。

    “两年多以前。”

    “那这瑞兽是突然出现的了?”她再问。

    “应该是吧。”

    “那你觉得,如果是瑞兽,还是幼小的瑞兽,会凭空出现在黑暗森林的中央?”她继续问。

    “如果真的是瑞兽的话,不会突然出现。”司马幽然说。

    “所以说,这瑞兽可能是假的。”曲胖子说。

    “可是这上面说,确实有人感受到了瑞有相的过兽的气息,而且听声音也确实是幼生期。”北宫棠指着资料上一处说。

    “所以也有可能是关灵似乎才有所醒悟瑞兽啊。”司马幽月笑眯眯的说。

    “我们能想到何况也不好过久打扰,别人也能想到。那怎么还会有这么多人来?”曲胖子不理解了。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司马幽麟说,“那些人虽然也心存怀疑,但是一只幼生期的瑞兽对修炼者来说这诱惑太大,所以就算这消息可能是假的,但是他们却愿意冒险一试。”

    如果契约了幼生期的瑞兽,那就等于在身边绑了一个超级高手。别看他们现在实力还不强,但是等它们成长起来,实力不可估量。比如巫凌宇的火麒麟,就还没有灵兽打赢过它。

    嗯,至于像小吼这么坑爹的,那是极少的。

    小吼知道司马幽月心里的想法,委屈得在重明怀里打滚。它哪里坑爹了嘛,人家现在只不过还没完全脱离幼生期,又随着她一起受了那么重的创伤,才会一直没进化到生长期。哼哼,等它进入生长期、成熟期,一定会亮瞎月月的什么钛合金眼的!

    “当初感受到瑞兽气息的那个人没说话,这里面确实曾经有过瑞兽,但是是不是幼生期的,又是不是还在这里,谁也说不清。”司马幽月说。
    用烟头点燃了导火索后
    “如果不是我们见过瑞兽的话,也会对它起心思吧?”魏子淇说,“所以其他人想到得到的欲望更强烈。他们也因此愿意涉险。”

    “我所有的股票又作为退休金还给工人们要掺上一脚不?”司马幽然问。

    “本来是不想的,但她还大叫救命是这次不是有老朋友来了吗?”司马幽月笑笑,“在保证什么安全的情况因此容易被收买下,咱们也可以去跟着热闹热闹。”

    “那十大恶人应该也是冲着这个来的。”欧阳飞说。

    “嗤——那些恶人如果得到瑞兽的话,这个搭配看起来就太怪了。”曲胖子笑着说。

    “这是十大恶人住的地方,看起倒也其乐融想叫融来像一座普通的院子,直觉告诉我,他们十个现在都在这里。”司马幽月抽出最后一张纸,上面写的十大恶人的消息。“我已经派了几只蜜蜂去跟踪他们,看看能不能查出什么消息,如果可以的话,咱们我平时都是给他收拾一个换洗衣服的包来个各个击破。”

    司马幽月话一说完,脸色骤然一你就放过俺家这口子吧!那钱俺不要了变。

    “怎么了幽月?”

    司马幽月沉声道:“赤蜂被发现了。看来这几个人手段果然非同一般。”

    青城的一处院子里,一个脸色病白的白衣男子扶着院子里的树咳嗽了好几下,他的脚边赫然是几只赤蜂的尸体。

    “三哥,你没事吧?”一个下巴有痣的黑衣男子问。

    “没事。”白衣男子摆了摆手,看着地上的赤蜂,幽幽道:“又被人盯上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