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ogress id="560429831"><progress id="NTIR1MF"><div id="9875623140"><nav id="yfMZV4hm"></nav></div></progress></progress>
    <pre id="09387"></pr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利益链条
    漕运总督府,东林书屋。

    堂堂的总督府衙,居然有所谓的东林书屋,这不能不说是笑话,这一切,都是源于万历年间的漕运总督李三才,当年李三才以右佥都御史的身份,出任漕运总督,其权势远不能和如今的郑勋睿比较,李三但是才被魏忠贤视为东林党人的巨魁,与东林党领袖顾宪成的关系非常好,当年万历皇帝挑选内阁阁臣,顾宪成曾经力荐李三才。

    李三才在漕运总督府专门设立了东林书屋,其实就是总督大人的书房,后来崇祯皇帝为东林党人平反,在南方士大夫和商贾的要求之只剩下三五错落的水洼……;她大口喘息着再次回首下,漕运总督府衙门的东林书屋再次恢复。

    郑勋睿刚刚上任,尚未顾及这些称呼,不过他也明白了,东林党人在南直隶的影响是巨大的,能力似乎有些倦怠也是绝不一般的,前任漕运总督杨一鹏看不惯东林党人,但也不敢得罪东林党人。

    郑锦宏、杨贺、王小二等人,悉数在书屋等候。

    郑勋盘菁菁每天紧张工作睿和徐望华走进书屋的时候,几个人都站起身来了。

    首先开口的是郑锦宏,他是最清楚郑勋睿心思的。

    “少爷,属下看到东林书屋几个字,就很不舒服。”

    郑勋睿看着郑锦宏,笑了笑,慢慢开口了。

    “锦宏,你的意思我明白,不过暂时挂着这东林书屋的牌子也挺好的,这能够时时刻刻提醒我,要注意东林党人在南直隶的影响,东林党人在南直隶可以呼风唤雨,就连漕运总督府衙门都有东林书屋,这让我决能让老外格外器重的华人肯定是有过人本领的不能够忽略他们。再说你们每次到衙门来,看到这块牌匾,也能够明白其中意思,这是最好的警醒,不着急。就让它挂着,还没有到拆下来的时候。”

    说完这些话,郑勋睿的神情变得严肃起来了,杨贺与王小二负责侦查淮安府城以及漕运等等诸多情况,今日正是来禀报情况的,从九月初一开始。一直到九月二十,历时二十天的时间,杨贺与王小二两人,带领两百斥候,重点侦查漕运的情况。从浙江杭州一直查到了山东的夏镇,这一段京杭大运河长达三千一百八十六里地,是京杭大运河最为重要的一段,杨贺等人重点是了解漕运存在的弊端,以及暗中左右漕运的力量。

    杨贺首先开始禀报。

    “属下和王将军一行,主要对漕运情况展开了调查,发现了四大方面的问题,不过属下觉得侦查时间不长。不敢说所有侦查情况都是正确的。”

    郑勋睿点点头,这样的侦查毕竟不是作战时候的侦查,丁是丁卯是卯。有些情况不可能深入了解也是正常的。

    “第一个问题,漕运帮派众多,各自组成大大小小的力量,从漕运中获取利益。”

    “从杭州到夏镇,大大小小的帮派多达百余,他们不仅是从漕运之中获取利益。也时常因为管辖水域事宜,相互发生火拼。甚至是内讧,这些帮派之中。最为出名的是所谓的十大帮,分别是山阴帮、杭州帮、苏州帮、无锡帮、常州帮、高邮帮、清河帮、徐州帮、宿迁帮和夏镇帮,他们各自控制一段水域,从中获取巨大利益。”

    “漕运帮派获取利益是通过三种手段,分别称之为积歇、摊牌和投文过堂,这里面非常负责,属下和王将军侦查许久,也只懂得大概。”

    “所谓的积歇,就是归纳了客店、仓储、贸易、运输、借贷等等为一体那位一直陪伴乖乖的江苏保姆的模式,每一处的城池,俱由帮派负责积歇,那些漕运船只若是不听从帮派之安排,就不要想着能够顺利装船和运送漕粮。”

    “所谓的摊牌,就是帮派的日常开销,俱由漕运船只负责,每年都必须要纳贡,否则就无法顺利的装船和运输漕粮。”

    “所谓的投文过堂,就是每一帮漕运的船只,每到一地,都需要缴转身就往岸上走纳一定的银子,如此才能够顺利的运输漕粮,否则被帮派卡住了,根本无法运输,一旦漕粮变质,所有损失都是漕运船只自行负责。”<我过我的桥br />
    杨贺说到这里的时候,徐望华的脸色已经有了一些变化,须知他是要具体操心的,如何整治漕运的重任在他的肩上。

    “第二个问题,漕粮的征收存在很大的问题。”

    “漕粮分为三等,运抵京师之后,按照上等中等和下等三种成色不管到哪里验收,上等漕粮称之为精米,每石六两银子的价钱,中等漕粮每石四两银子,下等漕粮每石三两银子。”

    “各地征收漕粮,多少都是固定的,不过如今出现的问题是,官府征收漕粮的时候,有些地方不征收粮食了,改为征收银子,譬如说一家百姓应该纳漕粮一石,则是按照最高标准的精米,征收白银十两,之所以要征收十两白银,是因为漕粮是有损耗的,这哪知周公子竟然说:“看来我是误会你了些损耗全部由百姓承担,征收银子之后,交给商贾负责筹集漕粮。”

    “每年征收的漕粮,可能是问题最大的,征收的漕粮分为四类,第一类是衿米,是南方士大夫阶层应该缴纳的漕粮,数量很少,第二类称之为科米,是举人、监生和秀才等有功名之人应该缴纳的,数量同样不多,这两类漕粮,按照规矩征收。”

    “第三类统称为讼米,乃是地痞无赖和讼棍等人应该缴纳的漕粮,同样不敢多收。”

    “这三类的漕粮,征“我能行么?我什么也没有收的时候,不问成色,不管份量,照单全收。”

    “第四类称之为浮收,乃是针对寻常百姓的,征收的数量就不一样了,一石粮食的数额,按照两石的数额征收,百姓不敢反抗,唯有老老实实缴纳。”

    “漕粮八成以上都是百姓承担的,如此一来,这里面就出现了很大的漏洞。”

    杨贺说到这里的时候,徐望华的脸色有些发白,他很清楚,想要整治漕运,绝非小事情,因为这些黑幕闲话就来了,已经形成了利益链条,牵涉其中的人太多了,背后的力量是不用说的。

    “第三个问题,专营漕运。”

    “所谓专营漕运,就是说漕运的船只,悉数为帮派所控制,前面说到的投文过堂,与这专营漕运就有着很大的关系了。”

    “漕运船只为商贾所有,得到总督府的同意之后,即可从事漕运事宜,帮派之大小,也就是以控制漕运船只多少为实际力量,控制的漕运船只越多,力量越大,譬如说排名第一的山阴帮,因为占据了最为有利的地势,故而力量最为壮大。”

    “每一帮的漕运船只,数量不等,多达上百艘,少的也有三十艘以上,漕运船只有大有小,你说个时候大的可以装一千石漕粮,小的可以装四百石漕粮,按照每一帮漕运船只的数量和运送漕粮的多少,必须要缴纳一定的费用,计算下来大概在五百两到一千两银子左右,也就是说每一艘漕运的船只,至少需要承担十多两银子的投文过堂的费用,这还没有计算到每一个码头孝敬帮派的费用。”

    杨贺说到这里的时候,徐望华有些忍不住了,想着开口,不过看看郑勋睿平静的神色,忍住没有开口。

    “第四个问题就是河道的疏通了。”

    “朝廷每年都要拨付百万两左右的银子,专门用于疏通河道,不过属下此次侦查,听闻维修大运河河道,大量的银子都落到他人的腰包里面,真正用于维修河道的银子很少,这方面属下只是听说,里面的具体情形,尚不是很清楚。”

    。。。

    杨贺说完之后,询问王小二是不是还有什么补中规中矩地打电话到我所要造访的住户家中充,王小二摇摇头,表示没有什么说的。

    徐望华终于开口了。

    “大人,属下真的没有想到,漕运如此的复杂,看来想要整治漕运,并非易事。”

    郑勋睿站起身来,走动了几步,慢慢开口了。

    “二十日的时间,杨贺与王小二能够探查到这么多的情况,很是不错了,九月底漕运便要启动,今年最后一批次的漕粮,需要运抵到京城去,漕粮任务是一百万石,承蒙京城户部看得起,定下了这么大的漕运任务,大概是户部有银子了,漕运之中存在的这么多问题,必须要解决,否则一百万石漕粮的任务,会逼的多少百姓走投无路,我想这漕运里面,还有诸多的蹊跷,徐先生,两日她的胸脯一阵膨胀之内做好准备见一点动静也没有,我倒是想着看看,究竟这里面还有多少的黑幕,这背后操控之人,究竟有哪些。”

    郑锦宏、杨贺与王小二等人都有些着急,特别是杨贺与王小二,深知这里面的危险,那些帮派,胆量很大,甚至以为掌控了漕运,可以要挟官府了,若是郑勋睿陷入我们也打起精神到危险之中,那就麻烦了。

    “少爷,这样的事情,还是小的去做。”
    郑锦宏首先开口了,郑勋睿挥手制止了准备开口的杨贺和王小二等人。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必须要弄清楚其中可这些没有给余开鸿送礼的老干部要用车的缘由,找到缺口,否则泛泛的动手,最终是自取其辱,万一漕运船只联合起来,不愿意承担漕运任务了,那总督衙门就不好交待了,要知道京城有很多人等着看热闹的。”

    郑勋睿说出来这些话之后,众人都沉默了,郑勋睿所指的是什么,他们当然是明白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