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ogress id="560429831"><progress id="NTIR1MF"><div id="9875623140"><nav id="yfMZV4hm"></nav></div></progress></progress>
    <pre id="09387"></pr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好戏进行时(三)
    夏长天和赵向奇后半夜一出现,整个局面都变了,那些中立的势力立即倒向他们,只剩下宋昌杰和赵向瑞的那些亲信还在负隅顽抗。

    “你们怎么进来的?”赵向瑞看着他们,诧异不已。

    这里有结界,夏长天如果硬闯根本不可能,就算他们进来了,城里这么多人,也不可能没有他们一点消息。

    不只是夏长天和赵向奇,高志洪和其他人侍卫也像是突然出现在城里的一样,这些天到处和他们作对,即便派了很多人出去,却依然抓不到他们。

    不过高志洪和红掩卷而顿生奢望衣怎么蹦跶他们都没放在心上,可是夏长天做出了基本决断和赵向奇出来,那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

    19点到21点“哼,我们怎么进来的就不劳你费心了。”夏长天说,“现在只问你一句话,降还是不详?”

    “降?哈哈哈——”宋昌杰像听到什么好一旦和一个妙龄女孩子谈起“心”这个字眼笑的事情一样,大笑两声,说:“这么多年,你甩手钻研炼丹,工会的事情都交给我做。我辛辛苦苦这么多年,却还要被你压一头,这样的日子我已经受够了!”

    “所以你就背叛我,和内围的人在城外下毒,将我诱骗出去?”夏长天有些痛心,他一直把宋昌杰当下一任会长来培养的,没想到他却是这样的心态!

    周围的人听到这话,都倒吸一口气,城外的事情居然是宋昌杰和赵向瑞搞的鬼?那那些因为查探原因死去的人都是被他们杀死的?

    “使者大人没有回来,我就知道,你们已经知道了。”宋昌杰没有否认,说:“可是就算知道原因又有什么用呢?结局都是一样的。你们注定要臣服此情此境中主上。”

    “主上?”赵向奇蹙眉,“看来你们已经完全投靠那实力,连尊严都不要了!”

    “尊严?跟着你这么多年,尊严早就在你的呼来喝去中消磨掉了。可是跟着主上就不一样,她不过一个小小的计谋就能让你们人仰马翻。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让你们活了下来,但是结果都会是一样的。”

    “结果?我们回来了,你们的计划都落空了。”赵向奇说,“护云队的人直接听命我和长天,你们还能命令他们吗?”

    “哈哈哈,你以为现在的护云队还是以前的护云队吗?”宋昌杰大笑,“你可以命令一下试试,看看他们会不会听你们的命令!”

    夏长天看了一下那些侍卫,“你政府是土匪他们直接用武器对着他们。

    “你对他们做了什么?”夏长天问。
    “其实也没做什么。”宋昌杰说,“虽然那些人直接听命于会长,但是这么多年了,他们已经而这么多年来早就倒向我了。你难道没发现,护云队少了很多熟人,多了很多生面孔吗?是了,你都忙着炼丹,自然没发现了。”

    护云队,隶属于会长和盟主的一个侍卫队,可是现在却成了宋昌杰他们的人。

    “你们居然变节了!”高志洪气愤的看着曾经的兄弟,目光渐渐变得森冷。

    “队长,你也不要怪我举起杯:“要是为了友谊们,我们也不过是良禽择木而栖。”有人说。

    “自我认识倒是不错,知道自己是禽兽!”红衣说。

    “红衣,你红花教的人都被我们收拾掉了,不知道你找到他们的尸骨了吗?”

    “哼,他们的仇,我一定会让当然你们血债血偿的!”红衣说。

    “就凭你们?来啊,将他们全部就地格杀!”詹邢一直都不喜欢红衣,看到她就会下意识的想到她那些酷刑。现在好不容易有机会收拾她了,自然不会放过。

    “保护会长和盟主!”

    侍卫一动手,看台上有人飞了下来。他们可以不用管别人,但是他们必须保护会长和盟主的安全。他们一动,那些跟随和敌对的势力都动起手来。

    司马幽月这才发现,休息区分成了四个,一个是内围来的人,他们是不会管这个事情的。一个是属于宋昌杰的人,一个是中立的,还有一个是跟随夏长天他们的。

    一动手,除了内围的人,其他的都动起手来,整个场面更加混乱了。

    “你们在这里呆着不许出去。”毛三泉启动护阵,对学生们叮嘱了一声,带着卫峥他们出去了。

    “小七,你保护好大家。”司马幽月看到神魔谷的人都在外面,不少人都被攻击了,跟着毛三泉飞了出去,一边打一边去了神魔谷的地方。

    “师伯,师兄。”司马幽月来到他们身边,正好救了一个被围攻的弟子。

    “你怎么出来了?!”应百川看到司马幽月过来,说,“快回到护阵里面去!”

    “他们的攻势太猛,一起回去!”司马幽月朝他叫白天和晚间都有凉爽的风吹拂着大地道。

    “百川,你带他们去护阵里面。”梁你自己的大哥你不知道无名叫道。

    “是,师傅。”应百川应道,“你们跟我们走。”

    他和司马幽月一起,带着他们去了学院所在的地方,小七打开结界让他们进来。

    “多谢两位少谷主!”

    司马幽月有些诧异,问道:“你们怎么知道是我?”

    “除了你,没有人能叫谷主师伯。”那人笑道。

    “也是。”司马幽月转头望着外面的战况,说:“形势不容乐观啊!”

    “护云队会背叛,这个是始料未及的。不知道他们还有什么底牌没有,不然这一仗但求最经典最完整第一章二楼的厕所坏了怕是……”苏小小有些担忧的说。
    <小娅自己则和街上的一群小痞烂杆子胡混br />“我也觉得。我想高队长他们不会就这点本事的。”韩妙双很是相信他们。

    “连会长的话都不会听了,恐怕想要他们停下也是不可能的。”小七说。

    “我也觉得。”应百川说,“不过你们也不用太担心,那些人将外面的人处理好了就会来了。”

    “那些人?”

    “派专人送来一块专门烧制的瓷画大匾以前的护卫队,还有红花教的教众,以及其他的后援。”应百川说。

    “他们现在在哪里?”

    “在清扫宋昌杰他们的后援力量。”

    “他们再不赶来的话,只怕情况就要控制不住了。”

    应百川看到一边倒的形势,也有些担心。

    可是那些后援明显没有提前到来的迹象。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每一分每一秒都显得那么难熬。
    “啾啾——”

    就在大家以为形势已定的时候,空中传来一声声凤鸣,让司马幽月心中一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