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ogress id="560429831"><progress id="NTIR1MF"><div id="9875623140"><nav id="yfMZV4hm"></nav></div></progress></progress>
    <pre id="09387"></pr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吉榜
    发榜的时间是三月初一,几乎所有赶考的举人都到贡院去了。

    会试发榜在贡院,这一点与乡试不同,会试发榜称之为吉榜,这也是因为会试高中之后,那就意味着一只脚已经踏入到朝廷之中,只要殿试的时候不发疯不乱写,那就是稳稳当当的进士了,当然在这之前,若是发现身体有残疾者,或者说有冒名顶替的情况,那是会遭遇到淘汰的,可这样的情况几乎都不会出现,礼部就是操办这些事情的,早就将考生的情况弄得清清楚楚,有问题的他们早就刷下来了,免得后面出现麻烦。

    郑勋睿和杨廷枢也是一大早就赶赴贡院,两人同样关心会试的成绩。

    会试之后,没有任何的庆贺仪式,考中贡士之人,三日之后,也就是三月初四,就必须到礼部去报到,礼部集中所有贡士之后,会提出来诸多的要求,无非是祝贺诸多的贡士,接着是告知殿试相关事宜,诸多的贡士记清楚之后,回去歇息五日的时间,三月初九直接到鸿胪寺,鸿胪寺的官员开始培训贡士,需要注意什么礼仪,进入皇宫之后需要怎么走路,前后顺序如何,见到皇上该如何行礼,该如何的控制自身的情绪等等。

    吉榜发布之后,没有考中的举人,或者是选择进入国子监学习,一般情况之下学习两年左右的时候,接着吏部会派遣到地方上去做官,官职不大,大都是县丞和主薄之类的八品官或者是九品官,或者是选择回到家乡去继续学习,三年之后参加下一次的会试。

    京城酒楼客栈的生意,从这住在沙塔坪的向氏族长向东山个时候开始,也就慢慢恢复到正常的水平了。

    留在酒楼客栈的,都是贡士,这些人的地位不一样了,掌柜甚至会免去后段时间的食宿费用,以表示对贡士的庆贺。

    那些进入国子监读书的举人,我们把孩子的小床紧紧靠着大床食宿都是在国子监,也不会继续留在酒楼客栈了。

    贡院外面集聚的依旧有接近万人。

    郑勋睿和杨廷枢站在靠中间的位置,他们没有挤到最前面去。

    四周较为安静,没有人高声说话,身份不一样了,都是举人,有功名在身,基本的礼仪还是清楚的,除开和熟悉之人小声议论之外,基本都是默默等候。

    发榜的时间从辰时开始,这一点没有区别。

    榜单一共是四十一张,就继续最后两张榜单上面,分别是九人和一人,其余榜单全部都是十人,当然各自的名字也在榜单上面出现。

    杨廷枢显得有些紧张,按说他是南直隶乡试第二名亚元,不用过于担心的,可谁知道会试的时候,会不会出现意外情况,郑勋睿看上去很是镇定,其实内心也在打鼓,他不是在乎学识是不是得到认可,他所着急的是不能够耽误时间了。

    两人一直都在注意,看看是不是能够遇见张溥、杨彝和吴”“去你家?这不好吧?”“怕我吃了你?”涵涵神色淡然伟业等人,可惜他们的努力没有多少的作用,参加考试的举人太多了,来自于全国各地,而且礼部早就编排好了,从木牌上面的顺序来说,基本都是打乱的,也就是每一个考舍的布置都是经过思索的,来自于不同的省份,就说郑勋睿和杨廷枢,两人木牌上面的号码相差甚远,一个是九十三号,一个是三百七十一号,隔着老远。

    张溥、吴伟业、杨彝、影响了他的行动吴昌时和陈子龙等人都参加了这一次的会试,可结果就不是乡试的情况了,若是历史没有发生改变,这些人之中,只有张溥和吴伟业高中,而且吴伟业是会试会元。

    但郑勋睿认为,自己的穿越,之前就在改变历史,譬如说南直隶的乡试,解元成为了自己,历史上的解元杨廷枢,成为了第二名,也成为自己最好的朋友。所以说这一次会试,情况也应该出现变化。

    一种细微到丝丝缕缕的准确描写这才说得过去,也才能够证明郑勋睿的确是穿越了,否则什么都不能够改变,穿越也就失去意义了。

    辰时,发榜开始。

    锣声响起,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了。

    报榜人早就到位,他们还是能够得到不少的赏赐,每一个高中贡士的人,都是要打赏的,不过会试无人去报喜,因为时间上面来不及,再说也没有这个规矩,毕竟殿试相聚的时间太短了,期间还有不少准备事宜,贡士基本没有时间山腰之间有许多起伏的缓坡地带庆贺,小范围喝酒都不能够大醉,否则影响到身体,在礼部去会收到训斥,甚至直接影响到殿试,这样的傻事无人会做。

    唱榜随即开始。

    人群显得很是却不是“凤池”两个字安静,没有谁大声喧哗,被唱到名字的举人,也不会欣喜若狂,都是尽量压制自身的情绪,这可是在京城,要是有什么过于激烈的动作,很快会被传为笑谈的,就算是进入到朝廷做官了,这样的笑柄也不会消除。

    被唱到名字的举人,慢慢朝着榜棚走去,周围的人会主动让开一条道路,此人走到前面去,看清楚榜单上面的名字,确信无疑之后,会打赏唱榜人,接着就是转身离开。

    一个多时辰过去了,已经出来了二十多张榜单,这也预示着过半的贡士宣布了。

    “捷报张老爷张讳溥高中崇祯四年会试第一百四十七名贡士。。。”

    郑勋睿和杨廷枢终于看到了张溥的身影。

    张溥慢慢朝着榜棚走去,一路上还在对着闪开的人抱拳行礼,表示感谢。

    张溥没有什么变化,依据是那个模样,郑勋睿特别注意了,张溥的气质沉稳了很多,看上去特别的成熟,好像做什么事情都是胸有成竹。

    郑勋睿暗暗眯着眼睛,不管什么人,身居高位之后,气质或多或少会发生一些变化,这也是因为环境造就的,上位者需要不一般的气质。
    这就是新内容金铭同志:现在娶亲
    张溥创建了复社,而且复社的影响越来越大,也终于直接影响到了张溥本人,让他的气质发生了一些改变,这样的改变对张溥本人是很好的,但对于郑勋睿不是什么好事情。

    从张溥走动的地方看去,郑勋睿发现了杨彝、吴伟业、吴昌时和陈子龙等人,因为相互之间的距离相距甚远,也就是郑勋睿和杨廷枢发现了他们。

    “清扬,他们几个最终还是在一起,对了,你上次问到的懋中,也和他们在一起啊。”

    “没什么,他们相互之间熟悉,会试之前一同出发,前往京城也不算什么奇怪的事情,你我只是与张溥、杨彝两人割袍断义,并未招惹其他人,也就不用担心了,我觉得我们和张溥、杨彝俩个是对头,但不一定和他们身边所有人都是龙凤呈祥对头。”

    “意思我知道,不过关系的亲疏,肯定还是有影响的。”

    郑勋睿点点头,没有说话,杨廷枢说的肯定是正确的,关系的亲疏影响是很大的,也许不久的将来,吴伟业等人也成为了他们的对手。

    榜单已经出来三十张,接下来宣布的都是进入到前一百名的贡士了,这些人有很大的可能就是殿试一甲和二甲的进士了。

    杨廷枢的脸色已经不是那么自然了,张溥是南直隶乡试第六名的亚元,看样子会试发挥不是很好,名列第一百四十七名,可不管如何都是高中了,这是值得庆贺的,张溥能够发挥失常,那其他人也有可能,没有谁敢拍着胸脯说话。

    郑勋睿看了看杨廷枢,叹了一口气,这个时候安慰是没有任何作用的,心情都可以理解,也不需要多说了。

    “捷报吴老爷吴讳伟业高中崇祯四年会试第二十七名贡士。。。”

    唱榜人话语刚落,郑勋睿的身体微微颤抖了,现实再一次证明,历史真的发生改变了。

    这让他的信心大增,不出意外的话,吴伟业以这个名次,很难成为殿试榜眼了,至于说殿试状元就该你刚睡么?”姐夫说:“优优去抢劫吗?对方一夹肩膀陈于泰,因为和周延儒之间是姻亲的关系这都是由那5%中出的,才得以成为状元的。

    “捷报陈老爷陈讳于泰高中崇祯四年会试第二十三名贡士。。。”

    “捷报杨老爷杨讳廷枢高中崇祯四年会试第十七名贡士。。。”

    杨廷枢尽量平静的朝着榜棚走去,不过微微颤抖的身体,说明了他是异常激动的,这没有什么奇怪的,很是正常。

    “淮斗兄,恭喜你了。”<这也是一种玉石俱焚的方式br />
    “谢谢,谢谢。。。”

    杨廷枢脸上带着惬意的笑容,能够成为第十应该挂在天上七名的贡士,这是很不简单的,当然杨廷枢也知道,他和郑勋睿一路上的交谈我们家阿惠一样没有,对现在有多少夫妻成天厮守在一起于此次的太多了会试也是很有作用的。

    杨廷枢站在郑勋睿的身边,没有离开,他还要看看,郑勋睿究竟是什么名次,南直隶乡试解元是不大可能落榜的。

    张溥和杨彝等人,也发也搞点平衡术现了郑勋睿和杨廷枢两人,他们的眼神很是复杂,割袍断义的那一幕,他们是不会忘记的,更加令人难以想象的是,郑勋睿居然要迎娶苏州颇有名气的文曼珊,这样的婚事为郑勋睿再次增加了名气,尽管说他们从中也做出了一些努力,可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

    杨彝、吴昌时和陈子龙等人,知道他们没有希望了,但也没有离开,如今他们最为关心的,就是此次会试的会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