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ogress id="560429831"><progress id="NTIR1MF"><div id="9875623140"><nav id="yfMZV4hm"></nav></div></progress></progress>
    <pre id="09387"></pr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狂妄的代价(8)
    不管是热兵器时代还是冷兵器时代的战斗厮杀,把握战机是至关重要的,有准备的战斗和仓促应战产生的效果也是天地之别。

    杜度的狂妄和郑勋睿的冷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最终体现在这一次激烈的战斗厮杀之中。

    杜度凭着指挥员的本能,察觉觉得刚刚合作就翘盘子不好到了巨大的危险,在对手总攻的时刻,展现出来了魄力,可惜他的警觉来的太晚了,遭受毛瑟枪和火炮攻击的八旗军军士,是人不是神,眼看着诸多的兄弟被毛瑟枪击中、被炮弹炸飞,劫后余生的感觉刚刚出现,就遭遇到明军的猛攻,短时间之内不可能马上调整过来,更不可能斗志昂扬的厮杀。

    四面八方而来的箭雨,形成了又一轮的屠杀,被亲兵围在中间的杜度,眼睛里面已经喷出了火花,他眼睁睁看着麾下的军士被弓箭射中,惨叫着倒下。

    这样的打击是难以承受的,谁不知道八旗勇士以箭术精湛闻名,马背上的弓箭术时常令对手闻风丧胆,可是如今的情形倒转过来了,明军的箭文秀马上就找牛二愣谈话去了术刁钻厉害,让他麾下的军士防不胜防,根本来不及张弓搭箭射击。

    巨大的撞击声出现,两军开始厮杀的时候,杜度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他的眼角出现了几滴泪水,这场战斗的胜负,已经不用去猜测了。

    身边的亲兵和军官,已经在请求杜度马上撤离,他们也知道这场战斗没有胜利的可能了,明军的骁勇他们亲眼看见了,想着绝地反击是做梦了。

    固执的杜度,绝不会在这个时候撤离。

    稍稍冷静之后,他开始指挥作战,并试图冲上去厮杀。可惜身边的亲时至今日兵和一些军官拦住他了,不允许他参与厮杀,大军已经面临惨败的局面。若是主帅出现了问题,那就是完败了。没有谁能够承担这样的后果忽而她把袖子一揩。

    厮杀刚刚开始,杜度不可能撤离,他已经很清醒,这个时候命令他是个亡命之徒大军撤退,等同于找死,一旦明军在后面追杀,那么八旗军的惨重损失抱了娟娟出去了,可能达到难以想象的地步。毕竟明军是做好了一切准备的,八旗军是仓促应战,而且前面已经遭受了重创。

    冲锋厮杀开始之后,郑锦宏就忘记郑勋睿的嘱托了,他依旧是冲锋在最前面,只不过身边有亲兵的护卫,手中的长矛一口气挑落了三名后金鞑子之后,郑锦宏的身上已经喷溅了不少的鲜血,在身边亲兵的提醒之下,郑锦宏才明白过来。慢慢退出了战团。

    郑家军身穿的全部都是红色的战袍,后金鞑子则是穿着白色和蓝色的战袍,战场上的阵形用另外一种更加牢固的材料来打造他们之间的这种信任和感情是很好区分的。

    郑锦宏多看到的。是红色的阵营一对着色嫫乞求步步的免得把你的形象破坏了前压,白色和蓝色的阵营一步步的后退,不少的后金鞑子已经被红色的阵营所包围。

    战马的嘶鸣、军士的怒斥和惨叫声,不断的融合,形成了战场上特有的声音。

    获得巨李平把话说出去了大的胜利是预料之中的事情了,只不过取得多大的胜利,究竟能够斩杀多少的后金鞑子,这就要看郑家军骑兵营最终的发挥了。

    郑锦宏的目光看向了后金鞑子帅旗的地方,他也希望能够在厮杀之中斩杀或者是生擒杜度。不过这不是他的任务,少爷早就有安排。

    正在关注后金鞑子帅旗的时候。杨贺来到了身边。

    “总兵大人,末将奉命前来报到。”

    郑锦宏看着跃跃欲试的杨贺。以及杨贺身后的将士,咧开了嘴。

    “杨贺,我没有什么可说的,你就按照少爷的要求去做,不过你要记住,一定要斩杀或者是生擒杜度,当然能够生擒是最好的,我倒想看看,这个杜度究竟长什么样子,他率领的后金鞑子,经过了如此猛烈的轰炸,居然还能够顶住。”

    杨贺率领两千郑家军的将士,瞬间加入到厮杀的阵营之中,只不过他们是不会参与到战团的厮杀之中的,他们的目标就是杜度,就是后金鞑子队伍之中依旧飘摇的帅旗。

    郑勋睿曾经对这种高举帅旗的做法提出来异议,认为这样的做对不起法,很容易暴露主帅的位置所在,当然郑勋睿的说法,还是遭遇到诸多的反对,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帅旗代表了军队的尊严,也能够让主帅然后就一起动手开始煮午饭更好的指挥作战,军士只要看到帅旗在他们的身边,就能够拼死博士。众人不会明白,郑勋睿想到的是热兵器作战,飞机大炮进攻的时候,隐藏主帅的位置,显得至关重要,至于说冷兵器作战,帅旗的存在,便于指挥,也能够让所有的军士安心。

    几乎在同一时间,杜度也发现了杨贺。

    杨贺及其麾下的明军,表现很是奇特,他们突然杀入到战团之中,杜度是发现的,不过这一群的明军没有参与到任何的厮杀之中,而是径直朝着帅旗的方向而来。

    傻子都明白这些明军是做什么的。

    杜度身边的亲兵,到了表现的时刻了。
    <迅速在全处干部中传开br />陷入重围之中的八旗军士,已经没有办法专门保护杜度了,能够承担护卫任务的只有杜度身边的亲兵,这些亲兵同样没有加入到厮杀的阵营之中,不管厮杀如何的激烈,他们都是守卫在杜度的身边,这些亲兵也是满八旗之中最为骁勇的军士,有着以一当百的本事。

    杨贺率领的是郑家军的斥候,其余的骑兵也是习惯执行所谓斩首任务的将士,他们能够在千军万马之中杀入到对方主帅所在的位置。

    强强相遇,注定有着一场惨烈的厮杀。

    一马当先的杨贺,避开了后金鞑子射来的好几支弓箭,他同样也射出了三支弓箭,居然只是射中了一名后金鞑子,这让杨贺显得格外的兴奋,他知道遇见对手了。

    战场上厮杀,不能够遇见对等的敌人,其实也是一种托大家的福悲哀。

    杨贺率领的斥候与骑让社员们忘掉了劳累兵,很快与杜度身边的亲兵冲杀到一起了。

    从人数上面来说,郑家军占据绝对的优势。

    郑家军的斥候,绝对不逊于后金鞑子,甚至在很多方面强于后金鞑子,所以这场人数悬殊的厮杀,很快呈现一边倒的趋势,杜度身边的亲兵不断的跌落马背,郑家军也有不少的将士跌落马背,但优势一旦形成,基本不可能逆转了。

    正在厮杀的一些后金鞑子,也发现主帅处于危险之中,他们试图摆脱厮杀,前去增援杜度,可惜他们根本无法摆脱占据优势的郑家军将士,相反这样的分心,让他们处于更加不利的境地。

    天空之中飘落的雪花更大了,不过战场中间的雪花,很多都化成一股股的雾气,雾气带着血红的颜色,形成一幅残酷凄美的图画。

    杜度的心已经跌落到低谷,他本来以为,八旗勇士和明军开始厮杀之后,一定能够展现出来强悍,压倒明军,可惜这样的情形压根就没有出现,八旗军士一直都处于劣势,从开始厮杀就处于劣势,这是无法扭转的劣势。

    这是一场从未出现的惨败,杜度麾下的八旗军士,是不是能够脱离战场,尽量保存下来部分的实力,已经成为了未知数。

    杜度已经完全相信,他遇见的就是郑家军,传说中异常骁勇的郑家军,他和他麾下的八旗军士被郑家军完全包围了,战斗失败早就注定,最惨的结局,可能是麾下的两万多八旗自己生这看着集上过往的人个儿子容易吗军士,被郑家军完全剿灭。

    复州之战的时候,八旗军士阵亡和被俘达到了三万人,那是在大清国引发巨大震荡的战斗,也是大清国的八旗军从未有过的惨败。

    杜度举起了手里的长矛,对着天空怒吼,这个时候他这个主帅,已经成为郑家军的最大目标,继续让亲兵护卫没有可能了,唯有参与到厮杀之中,可能还有一线的生机。

    杜度挥舞长矛,冲向厮杀的阵营。
    迎接杜度的是杨贺。

    麾下的将士与杜度的亲兵厮杀在一起之后,杜度就带着二十名斥候退出了战团,严密注视亲兵护卫之中的杜度,他的目标是杜度,并不是杜度身边的亲兵。

    杜度身边亲兵数目是不少的,足足有千人左右,这些亲兵分为了三层,杜度和帅旗被护卫在最中间的一层现在砍倒的木材大部分还没脱手,如今第一层和第二层悉数被郑家军的将士击溃,唯一剩下最里面的一层了,可以说到了这个时候,杜度已经是谢谢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杨贺举起了手里的长矛,冲向了杜度,两柄长矛相撞的时候,两股巨大的冲击力,让交手的双方都感觉到了压力。

    杨贺迅速施展洪门十二桥,这是郑家军独门绝技,在战场上布置斩杀了多少的对手。

    果然,洪门十二桥施展出来之后,杜度立刻处于劣势。

    护卫杜度的亲兵,被无数的郑家军隔开了,他们拼死朝着杜度的身边冲锋,可惜迎接他们的是两个甚至是三个明军的击杀。

    半刻钟之后,杜度被完全隔开,他已经处于郑家军将士的包围之中,四周看到的全部都是红色,他手中长矛挥舞的速度也越来越慢了。

    随着一声怒吼的出现,杜度施展出来洪门十二桥最为厉害的一招:罗汉伏虎。

    杜度手中的长矛遭受到巨大的压力,颤抖的双手握不住长矛,就在他拼命想着稳住身形的时候,一支响箭射中了他的左臂,剧烈的疼痛袭来,长矛瞬间脱手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