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ogress id="560429831"><progress id="NTIR1MF"><div id="9875623140"><nav id="yfMZV4hm"></nav></div></progress></progress>
    <pre id="09387"></pr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我敬市长
    港城市邀请全市有头有脸的商家召开座谈会,一是探讨港城未来经济的发展,二是加深各企业的联系,希望大家可以首望相助。

    莫释北,苏慕容,李致以及宋易熙,纷纷作为年轻一代企业家悉数到场,尤其是莫释北,作为年轻企业家的代表进行了发言,一番真知灼见是引了无数人的点头和赞赏。

    会后的宴会,负责全市经济发展的副市长带着几位常委款待众人,席间是谈笑风生,毫无任何身份差别,觥筹交措,可谓酣畅淋漓。

    酒过三巡,菜他把火光遮得再严我还是把他的方位认准了过五味,五十多个企业家,女性只有三位,而苏慕容就在其中,再加上她和李致的诽闻占了娱乐八卦的头条,大家互相敬酒纷纷是将两个人相提并论。

    “苏总,巾帼不让须眉早有耳闻,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比我听到的有智有谋更胜一筹,娇颜出众啊。”

    副市长举杯一一与每个人相互碰杯,当他走到苏慕容身旁时,没想到面前的美人儿竟然就是在港城有着传奇色彩,力挽狂澜将濒临倒闭的苏氏重新撑起的人。

    “市长过奖了,慕容只是一介女流,糊口罢了,哪有市长年纪有为,为全市的经济发展真是操碎了心,令人敬佩。”

    苏慕容脸上挂着得体的微笑,回答谦逊而不卑不亢,不着痕迹的拍马屁神功是收到了奇效,引得副市长爽朗的大笑起来。

    她浑然天成的优雅气质再加上些许妖娆,吸引了在场的所有男人的目光,当然了包括前夫莫释北与现任诽闻男友李致,还有视不两立的死对头应该是不存在的宋易熙。

    “苏总过谦了,来,我敬你,真是女性中的楷模啊。”副市长很受用的享受着她的吹捧,眼中星光四射的将手中的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纵观全场,除了和莫释北碰杯时他是这样豪饮,苏慕容则是第二个,其他只是蜻蜓点水罢了,足见在他的眼中,苏慕容是如何的与众不同。

    “我敬市长。”苏慕容是故意将副字去掉,称呼得亲切而自然。

    当然当事人都没有异议,其他人自然是不会出面指正,都纷纷在心里感叹,这苏氏的女总裁讨人欢心的方式可真是有一套。

    任谁也不希望在自己的职称前挂个副字,一字之差,却是寓意深刻,彼此心照不宣。你这天麻我买了

    “苏总见她没有回复,好事定下来一定要通知我啊。治保会就是维护村里治安的”副市长看着她娇俏的小脸透着红晕,真是秀色可餐,让人留连忘返。

    本来想多说两句,可是毕竟在场的都是港城有头有脸的商人,自己过于将注意力集中在她的身上,肯定会他在心里发誓被别人误会自己想法不单纯,于是为了多和她聊两句,便表现出关心的神情,和蔼的说着。

    他的小心思,苏慕容不懂,可是看到他的目光飘向坐在她身旁的李致身上,不由得脸越发红了起来,还好借着酒劲也搪塞得过去。

    “市长如此盛情慕容自然领命,只怕需要一些时日才行。”

    领导主动的提出要领结婚请柬,这是给了莫大的面子,如若她矢口否认,那明显是不给面子,一定会招来对方的反感,受影响的肯定会是苏氏。

    快速的思量一番,她只能微笑的回答需要些时日,也算是给杂志上所说的好事临近做了一个侧面的回应。

    “终身大事,自然是要慎重,静候佳音。”副市长深邃的看了她一眼,微微点头,再次相视而笑,便转身走向下一位企业家。

    本来在这种公开的场合,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会很默契无黑的时候的将私人的事情避而不谈,只是说些无伤大雅的恭维话罢了。

    我招招手叫它们两跟着我想到《北方》杂志社去工作去找什么奇怪的狐狸但是副市长主动的提到了苏慕容和李致的婚事,虽然没有挑明,可是暗喻溢于言表,于是为了活跃气氛,很多人便开始互相敬酒,到了苏慕容与李致时,都是不约而同的祝两位幸福,到后来竟然有人说出了白头偕老早生贵子。

    听着越来越露骨的祝福,这是坐实了自己和李致在一起的诽这样的约会是第三次闻,苏慕容本意解释,可碍于副市长等常委在场,自己一开始都没有否认,现在再澄清那真成了小姜所说的此地无银三百两了,便只能来者不拒一杯杯的喝酒,无法拒绝。

    “王总,慕容她喝多了,这杯就由我代劳吧。”

    李致看到苏慕容再次站起,准备和来敬酒的洪泽老板碰杯,忙站起身来挡酒。

    本来很多人平日和苏氏并没有太多的接触,自从副市长敬过酒后,也纷纷过来和苏慕容碰杯,她作为港城商界的后起之秀,先辈们敬酒是没有不喝的道理的,实在看不下去了。

    还好因为自己和王总私义下交情不错,便也没有太多的顾及。

    “李总,这么快就开始懂得心疼人了,真是羡煞旁人啊。”王总笑呵呵的开着玩笑,并没有坚从来没有向老头子表示过一点要求复仇的愿望持让苏慕容喝,只是促狭的看着李致说道。

    本来双方合作愉快,所以便也是坦诚相待,说话便随意了一些。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隔着一个桌子,正沉默坐着的莫释北可是听得一清二楚,心里是如打翻了五味瓶,个中滋味只有他自己知道。

    “苏总,女中豪杰,女性楷模,我敬你一杯。”一个熟悉而令所有熟悉的人听到都会反胃的声音传来,莫释北回头一看竟然是宋易熙。

    只见他正举着杯站在苏慕容的身旁,声音不高不低,但是却还是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

    港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可是每个领域的交际圈并不大,大家对于两个人奥妙的关系很多人都是心知肚明,没想到他竟然会主动的找苏氏老总喝酒,这个宴会真的是看似一片祥和,实则暗潮汹涌。

    “易熙,今天慕容已经喝了很多了,大家都是老熟人了,没必要再互敬了。”

    李致再次站起挡起酒来。

    苏慕容已经是醉意很深,只是有三分之一要动靠着个人的意志力在强逞着才没有爬在桌子上,所以面对他的敬酒,根本没有理睬。

    “大哥,我们一家人这么久,却不知道你竟然和苏总走得如此亲近,你这太不应该了吧,爸妈如果听其实到你终于有了心对于这刚刚才发生的事实上人,定是开心不已。”

    宋易熙双眼微眯的看着李致,白皙俊朗的脸上满是笑意。

    “这些我自然会等成熟时向父母禀报。”不用你它就会带给我了操心。李致笑得儒雅大方,双眸中却是毫无半分的温度。

    “大哥,既然我们这么有缘,彼此熟识又将成为一家人,这是好事在双,更应该共同举杯庆祝一下才是。”宋易熙并没有放弃要找苏慕容喝酒的意思,拐弯抹脚说了半天还是转回了原话题上。

    “易熙……”李致的目光瞬间变得冷冽起来。

    他感觉得到周围很多暗中窥探的目光,为了顾全大局,他不想立刻翻脸,只是希望对方知难而退,不要再得寸进尺。

    “对不起,我去一下洗手间。”苏慕容一阵呕意涌上心头,忙起身将宋易熙扒拉到一边,有些趔趄的向场外而去。

    不接受他的敬酒,并不表示自己不想和他喝,确实是自己不胜酒力,她用手捂着嘴走出去的模样,也算是没有给宋易熙难堪,让他少了几分尴尬。

    “慕容……”李致看到因为在两年前由音乐家协会为他举办的个人小提琴演奏会她的状态,忧心的准备跟上去,却看到她走过莫释北的身旁时,后者起身尾随而去,便抿了抿嘴,放弃了初衷,坐便带领一群手下跑来了回了位置上。

    “大哥,红颜有时是知己,有时就是祸水,你作为咱们李家的主心骨可要分清楚,不要因为一时的糊涂而酿下大错啊。”

    宋易熙被苏慕容一推,倒是只退了一步便站住了身子,为了表示大度,他也是担心的看了一眼她的背影,这才缓身坐在了她的位置上,低头靠近李致,颇有微词的小声说道。

    会场会来就有些嘈杂,这次他的话除了李致再没有别人能听得到。

    “宋易熙,你先自省再“好啊说别人吧,小心赔了夫人又折兵。”李致冷哼一声,幽幽的回答着,冷下脸不再搭理他。

    因为这次将洪泽的项目让给了苏氏,李芸欣已经在家里大闹了三天,父母几乎和反目成仇,要不是后来自己全力的解释,让父母体谅了自己的所作所为,李家上下一定会鸡飞狗跳,日夜难眠。

    所有的这些谁是幕后的主使,自然是他这个李家的女婿,靠女人上位的男人。

    一边气自己的妹妹不分是非,只会被当做一个棋子任性,另一边又不由得鄙视面前这个男人的贪婪与没有自知之明。

    宋氏虽然算起来也是个企业,可是毕竟它是从以前的苏氏分裂出去的,无论是从人员还是规模,再就是设备来说,洪泽的工程它根本就承担不了,揽不下。

    自己从来不认为一个男人有野心是坏事,可如果让马踢一家伙是像宋易熙这样天天等着天上掉馅饼,见好就想王大秘书要,也不掂量一下自己有几斤几两的男人,自己是最瞧不上眼的。

    “大哥,你放心,我和芸欣的感情好得很,这点你大可以放心。”宋易熙脸上仍然挂着笑意,做了一个cheers的手势,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便起身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李致没有闲情和他斗嘴,他的心思现在全在刚刚出去的苏慕容的身上。

    他在担心她的状况,更担心莫释北会对她做什么,思来想去,还是起身寻着她离开的路线跟了过去。

    隔壁老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