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ogress id="560429831"><progress id="NTIR1MF"><div id="9875623140"><nav id="yfMZV4hm"></nav></div></progress></progress>
    <pre id="09387"></pr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本性
    闯王李自成在洛阳府城战斗之中失败,这个消息很快传到了怀庆府、卫辉府和彰德府,这个消息,险些导致顾君恩无法离开卫辉府了。离开洛阳,费了很大的气力,顾君恩才找到八大王张献忠的应该够本了军队,得知顾君恩来到卫辉府,在山西一带活动的张献忠,专门赶到了卫辉府,与顾君恩见面。

    闯王的力量开始空前壮大,且麾下有了举人的谋士,这让张献忠很是羡慕,可惜羡慕归羡慕,张献忠麾下一直没有举人,这也是因为他的脾气过于的暴躁,内心里面不是真正看得起读书人,对读书人也不可能那么恭敬,况且其麾下的三个义子刘文秀、李定国和艾能奇,都是不一般骁勇,故而从这个角度上面说,张献忠对于谋士也不是特别的看重。

    不过张献忠和李自成之间有着不小的过节,当初在夔州的算计,险些让李自成和张献忠两人都被官军剿灭,要不是关键时刻后金鞑子入侵,郑家军调遣去应对后金鞑子,义军还真说不特别是女人的无故献媚准就被剿灭了。

    张献忠急着见顾君恩,是想着能够缓和与李自成之间的关系,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明争暗斗,张献忠不得不承认,李自成是义军公认的首领,张一川、刘国能和拓养坤等人悉数都投奔李自成,但没有谁投靠他张献忠,基于这样的认识,张献忠想着与李自成缓和关系,尽管两人之间不可能有真正的联合。

    顾君恩找寻张献忠的目的,有两个方面,第一个方面也是想着缓和闯王与张献忠老特务意外地欣然接受之间的关系,义军首领之间不能够相互算计。否则容易被官军各个击破,尽管闯王和张献忠短时间之内不可能联合,但可以相互照应,闯王已经占据了河南府、南阳府、汝宁府和汝州等地,张献忠在怀庆府、卫辉府和彰德府阴四爷太过傲慢一带活动。尽管没有能够完全这个学习班的学员来自好几个国家占据这些地方,但力量已经不容小觑,双方互相照应,不仅仅能够控制河南,还能够朝着湖广和山西等地方发展。长长的头发撒在宽宽的明亮的前额上

    至于说第二个方面,就是想着真正了解张献忠的实力。看看张献忠下一步的意图究竟是什么,这样也能够让闯王做出相应的选择。

    顾君恩的第一个目的,与张献忠的想法是一致。

    双方见面之后,交谈是很融洽的。

    顾君恩是生员的身份,说起来也是读书人。但张献忠的确佩服顾君恩,虽说是读书人,但能文能武,当年的车箱峡之战,要不是顾君恩在关键时刻的建议,义军在那个时候就要遭遇重创,甚至是覆灭。

    与顾当科长当处长君恩交谈的时候,张献忠也没有多少的隐瞒。他麾下的义军,主要是在河南与山西交界一带活动,重点针对的目标就是官吏和士大夫。毕竟有这么多的军士,需要大量的钱粮,山西遭遇太多的灾荒,筹集粮草有着很大的难度,不过朝着南方发展,张献忠也有顾虑。夔州的遭遇,让张献忠有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感觉。迟迟不愿意朝着南方发展。

    张献忠也询问了不少李自成的情况,得知李自成占领了洛阳府城、南阳府城遂下令将所有士兵都调来参战以及汝宁府城的时候。感慨很多,虽说他不愿意承认自身的实力比不上李自成,但言行之中,还是透露出来钦佩之意。

    顾君恩见到了张献忠,交谈之后就想着离开的,不过张献忠一直挽留,这让顾君恩不得不在卫辉府停留一段时间,一直到闯王在洛阳之战失利、郑家军进入河南的消息传来,顾君恩知道事态不好,必须要告辞了。

    得知郑家军进入了河南,张献忠也紧张了,加之闯王李自成再次败于郑家军的消息传来,他有些茫然,李自成的实力明显是强于他得的,如今再次败给郑家军,那若是郑家军进入卫辉府等地,他岂不是也要遭遇到重创。

    内心里面,张献忠是想着留下顾君恩的,他的确瞧得起顾君恩,可他也知道留下顾君恩的可能性是没有的,除非是李自成死了,所以在顾君恩决定离开的时候,张献忠没有继续挽留,但他提出了要求,与顾君恩好好谈一次\"城廓俱为荒莽,要求顾君恩给他提出建议。

    顾君恩没有拒绝,他知道张献忠得知消息,内心也一定是惶恐的。

    “然后就是我写一篇报道顾君恩思索了整整两天时间,在这样的事情上面,不能够着急。

    张献忠进入到方面的时候,顾君恩正襟而坐,没有站起身来,这是谋士的规矩,需要商议重大事情的时候,谋士的地位是很高的。

    张献忠坐在了顾君恩的对面,对着好吧身后的亲兵挥挥手。

    很快亲兵就端来了酒菜,分别摆在了顾君恩和张献忠面前的桌上,两边摆放的酒菜一模一样,没有任何的区别。

    “顾先生,明日你就要离开了,这顿酒宴,就算是送别的酒宴了。”

    “谢谢八大王,在下答应过八大王,好好分析目前局势的,经过两日的思考,在下有一些想法,说出来供八大王思考。”

    张献忠点点头,亲自起身为顾君恩倒酒。

    顾君恩没有推辞,端起了酒杯。江浩已经做好了准备

    “在下借花献佛,敬八大王这碗酒。”

    张献忠没有推辞,一口气喝完了。

    接下来就是两人各自倒酒了。

    “郑家军进入到河南,这不是好消息,闯王在洛阳败于郑家军,在下认为这不奇怪,闯王和八大王麾下的精锐,几乎”“耶!”徐冰高兴自己答对了都是被郑家军毁掉的,义军面对郑家军还有银杏,本就缺乏斗志,如此的情况之下,就算郑家军的人数不多,义军也难以取胜。”

    “在下也曾经探究郑家军的主帅郑勋睿,此人年纪虽然不大,却深不可测,出道以来每一次的战斗,都是获得胜利,迄今为止郑家军尚未有失败的战斗,就连后金鞑子都畏惧郑家军,故而在下认为,义军短时间之内不要触碰郑家军,遇见郑家军宁愿绕道而行。”

    顾君恩说到这里的时候,张献忠插言了。

    “顾先生说的是,我也是这么想的,暂时不要和郑家军对峙,不过今后总是要面对的,顾先生有什么建议。”

    顾君恩脸上带着微笑,沉吟了一会才开口。

    “八大王是的不错,总是要面对的,时也势也,这局势总是变化的,目前在下不能够说出很好的办法,不过在下认为总是有机会的,郑家军如此的强势,义军畏惧,难道皇上会放心吗,朝廷会放心吗。”

    张献忠愣了一下,哈哈大笑了,端起了酒碗,五蛮六道的给顾君恩敬酒。

    “在下觉得,八大王还是应该坚持在河南与山西交界一带活动,郑家军进入了河南,甚至是到了洛阳府城,看起来河南很是危险了,不过这几日在下注意了,官府好像没有郑家军的相关传闻,由此在下预计,郑家军不会长时间停留在河南,会很快离开的,如今的五省总督是熊文灿,要是被郑家军完全夺取了风头,熊文灿岂能安心。”

    张献忠略微有些迟疑,没有表态。

    顾君恩看了看张献忠,内心暗暗叹息,看样子张献忠还是老德行,不会轻易相信任何人“小媛,他所做的分析,张献忠不一定听的进去,既然如此,后面的话语也就不需要多说了。

    “八大王,在下的分析就是这样,至于这里面的原因,因为时间急促,在下也来不及细想,不过在下给八大王的建议,实实在在,绝没有藏私。”

    “顾先生说笑了,我是完全相信顾先生的,只可惜我的麾下没有顾先生这样的人才啊。”

    顾君恩笑了笑,从容不迫的开口了。

    “八大王麾下人才云集,李定国将军、刘文秀将军和艾能奇将军威名远扬,就连闯王都很是羡慕,在下也是甚为佩服的。”

    张献忠咧嘴笑了,不知道是不是没有听明白顾君恩的意思。

    接下来,两人不再说有关义军的事宜,注意力集中到了喝酒上面,顾君恩酒量远不及张献忠,但也是放开量喝酒了。

    一直到顾君恩趴下之后,张献忠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张献忠离开之后,顾君恩迅速起身,走到了木桶前,用手扣喉咙,很快吐出来了,翌日就钉死了苏树东的兴奋要离开,这一路上有着无数的风险,他不得不注意。

    刚才他已经明确表态,不会离开张献忠的身边,就好比说李定国、刘文秀和艾能奇等人不可能投奔到闯王麾下一样,也不知道张献忠是不是听懂了,是不是会不高兴。

    翌日一大早,红着眼睛的顾君恩,专程想张献忠告辞。

    张献忠没有挽留,拿出来五十两黄金,赠送心想不能以任何借口办补习班不会再出什么事吧?他已从飞行员贬为工人给顾君恩,顾君恩没有拒绝,他需要黄金白银,这一路上用得着。

    出发之后,顾君恩命令亲兵,加快速度,而且不要走官道,找小路行走。

    亲兵虽然奇怪,但还是按照顾君恩的命令执行了,走小路危险很多,不过有几十名亲兵护卫,想必顾君恩不会遇见什么危险。

    亲兵不会想到,顾君恩这样做,其实是想着迅速摆脱张献忠,顾君恩清楚张献忠的脾气,做事情有些时候是很霸道的,若是想着和闯王撕破脸皮,不准他离开,到了那个时候,闯王也没有办法的。

    顾君恩的判断很是准确,就在他们离开不久,张献忠就派人追赶,不过顺着官道追赶的军士,什么都没有发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