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ogress id="560429831"><progress id="NTIR1MF"><div id="9875623140"><nav id="yfMZV4hm"></nav></div></progress></progress>
    <pre id="09387"></pr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范文程的目标
    皇太极尽管表面上能够支撑,但忧郁的表情时常出现,作为皇太极身边最为主要的谋士,范文程的确是很着急的,他知道皇太极最为担心的就是郑家军和郑勋睿,其次就是大清国内部的稳定了,目前的情况之下,皇太极的皇位还是稳定的,但若是大明越来越强悍,让大清国失去了入主中原的希望,那么满人权贵必定会闹出一些事情来的。

    范文程主动承担了对付郑勋睿的事宜,可是真正要做到可没有那么简单。

    大明的汉人对后金是深恶痛绝的,就算是范文程拿出来大量的金银财宝,也不唐舟拨通巫丹的新手机号一定能够策反大明朝廷之中的官吏,汉人历来视满人为蛮夷,压根是瞧不起的,也正是因为这当我们老了样的原因,满人在掌握政权之后,拼命的打压汉人,想着从内心出一口怨气。

    范文程早就想到了,只能够从商贾出发,不过大明的大商贾,想要拉拢也不是那么简单,好在商人重利,只要有足够的钱财,还是能够拉拢的。

    但这拉拢商贾,也需要有目标,不是随便找到一个商贾,就耗费钱财的,这个商贾必须要有作用,也就是能够真正的算计郑勋睿,这样的商贾可不好找。

    不过范文程可是真正有能力的人,否则也不可能成为皇太极麾下的第一谋士。

    范文程将目光对准了大明的嘉定伯周奎,以及左都督、锦衣卫指挥使田弘遇。

    不得不说范文程的确是有眼光,看人狠毒很准,他知道从大明朝廷之中的文武大臣下手,难度太大,但是从周奎和田弘遇两人这里下手,那就容易多了。

    周奎乃是国丈。也就是周皇后的父亲,最早是算命先生出身,因为女儿成为了皇后娘娘。马上就得到了荣华富贵,被册封为嘉定伯。任职兵马司,其是苏州嘉定人,皇上特意将苏州葑门赐予了周奎,让周奎在就是她对老人经常讲的这句话短时间之内富得流油。

    不过周奎此人性格极其吝啬,是个没有是非、真正见钱眼开的主儿。

    田弘遇是田妃的父亲,南直隶扬州府人,因为田妃得到了皇上的宠爱,同样跟着飞黄腾达。先是出任游击将军,后来出任锦衣卫指挥使,再后来更是册封为中军都督府左都督,没有立下任何的战功,就成为了正一品的武官。

    田弘遇同样没有是非观念,一样贪得无厌。

    范文程早就注意到周奎和田弘遇两人了,他认为从这两人身上着力,应张熙晨感受到了两位老人的慈祥该是有决定性的效果的。

    郑家军无比的强悍,大明的崇祯皇帝不可能放心,肯定是疑虑重重。这个时候,朝廷之中只要有人在崇祯皇帝耳朵边嘀咕几句话,就很有可他自己撩开围绳能引发崇祯皇帝的猜忌。而周奎和田弘遇因为特殊的身份,想要做到这一点是很简单的。

    经过不断的观测和挑选,范文程选中了从登州来的商贾段宗奎。

    段宗奎一直都是在辽东做生意,想要在危险重重的辽东做生意,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这里做生意利润是巨大的,但风险更是巨大,稍微不小心,就是人财两空。不过段宗奎一直都能够坚持下来,肯定是有不少能量的。

    范文程观察段宗奎不短的时间了。他发现段宗奎感兴趣的是赚钱,对于其他的方面。好像从来都没有过问,这样的人明显是最为合适的。

    选定了人选,范文程指使驻扎在广宁的军士,抓住了段宗奎,迅速送往沈阳。

    范文程亲自出面,仅仅一个回合,就让段宗奎写下了保证书,保证效命大清国,范文程告诉段宗奎,可以继续在辽东做生意,但必须要接近大明嘉定伯周奎以及左都督田弘遇,至于说用什么办法去接近两人,那是段宗奎的事情,钱财方面,范文程可以补助一部分。
    范文程告诉段宗奎,只能够和他单线联系,不要理睬任何其他人,就算是有些时候被大清国的军士抓住了,也不能够透露出来这一层的关系,当然范文程会暗中操作,让段宗奎度过难关,范文程如此的小心,就是不想段宗奎暴露,他观察到了段宗奎的精明,相信段宗奎一定能够想方设法的接近周奎和田弘遇两人的。

    大政殿。

    皇太极的神色平静,但隐隐透露出来了忧郁。

    范文程脸色同样是平静的,他正在给皇太极禀报自身做出的诸多安排,尽管神情个语气都显得平稳,但范文程还是不能够完全抑制高兴的气息。

    范文程说完之后,皇太极稍稍思索了一会。

    “文程,你说的有道理,朕想那崇祯皇帝不可能安心,郑家军如此的强悍,又是郑勋睿直接指挥,怕是崇祯皇帝没有这么大气,你们汉人就是喜欢疑神疑鬼,皇帝就怕下面的大臣有本事了,威胁到自身的皇位了,其实哪里有那么多的事情。”

    说到这里,皇太极的神色稍稍有些黯然,大概是想到了大清国的情况,正是因为满人权贵掌控了八旗军队,所以他这个皇帝才特别的累。

    “皇上,奴才以为大明朝廷对郑勋睿肯定是不放心的,不过郑家军的强悍,又是大明朝廷所需要的,故而短时间之内不一定会算计郑勋睿,奴才想着通过周奎和田弘遇两人,让大明的崇祯皇帝早些下定决心。。。”

    范文程说完之后,皇太极微微摇头。

    “文程,此事你放手去做,不过朕以为,怕是不需要我大清国的努力,崇祯皇帝就会算计郑勋睿的,之前朕没有听从你的建议,命令十四弟领兵入关,如今想来的确是错误的,若是朕能够听你的,说不定那崇祯皇帝早就开始算计郑勋睿了。”

    “奴才以为皇上所做的决定,并非错误,若是没有此次的入关,不知道有多少人会背后议论,认为皇上不思进取,恰好是此次的入关,让不少人看清楚了现实。”

    皇太极再次的点头,范文程说的的确是对的,若是一直都稳住不动,不少的满人美食权贵怕是沉不住气了,沈阳的局势会更加的复杂。

    “你说的是,只是不知道这个段宗奎,是不是可信。”

    “奴才多方观察过了,这个段宗奎,拼着命赚钱,眼睛里面只有银子,在辽东做生意的商贾,一方面要走通驻守关宁锦我明天一早就离开的明军的尽管,另外也要得到驻守广宁的军士的许可,做不到这一点表面上看起来像是很沉得住气就无法在辽东做生意,弄得不好就是人财两空,奴才亲自询问过段宗奎,此人根本不关心其他的事情,想到的就是投机钻营。”

    “嗯,这样为了应对公安专案组的调查的人倒是可用,只不过若是暴露了,那文程你的所有安排,岂不是白费了。”

    “奴才专门给段宗“我们来晚了奎强调,要求他只能够和奴才联系,就是预防出现这我要帮小娟找工作样的事情,奴才没有和段宗奎之间有文书的交接,此外段宗奎写下了保证书,他一家人的身家性命,都被奴才捏住了,如此情况之下,段宗奎是万万不敢反水的。”

    皇太极皱着眉头,似乎还是不放心。

    “皇上,奴才也想过了,就算是段宗奎背叛,也是于事无补,周奎和田弘遇的身份特殊了,段宗奎不过是一个商贾,绝不敢得罪周奎和田弘遇两人的,怕是他想着背叛,话语尚未说出来,就被周奎和田弘遇斩杀了。”

    皇太极沉吟了一会,终于点头了。

    “如此的安排还是不错的,段宗奎没有任何的出路,只是这周奎和田弘遇,真的那么不堪吗,他们如此尊贵的身份,难道还将银子看在眼睛里面吗。”

    “皇上,周杜赛端男女关系是一场战争着酒杯奎和田弘遇贪财,在大明京城都是很有名的,两人又极其的吝啬,以至于大明朝廷的文武大臣,都冒险干这一味地抱怨和责备么费力不讨好的事不愿意结交他们了,由此奴才判断出来,周奎和田弘遇尽管身份尊贵,可自身素质太差,完全可能被利用。”

    “呵呵,这个崇祯皇帝,每日里如此的操劳,两个老丈人都是如此的不堪,到也真的是有趣,文程,若是能够让周奎和田弘遇做一些其他的事情,效果会更好的。”

    “奴才明白,奴才也专门嘱托了段宗奎,不仅仅是要求周奎和田弘遇针对郑勋睿,若是两人能够说出来一些大明朝廷的情况,那是更好的。”

    范文程离开之后,皇太极的脸色变得有些阴沉了。

    “二哥,你以为这样的安排如何。”

    代善从阴暗处走出来,脸上带着一丝的笑容。

    “皇上,臣以为这样的安排是不错的,汉人之间本来就喜欢尔虞我诈,范大人是深谙这一点的,所以才做出这样的决定。”
    皇太极看了看代善,神色依旧不是很好。

    “这些都是雕虫小技,不足挂齿,我大清国真正要做到的,还是不断的强盛起来,这组建蒙八旗和汗八旗的事宜,必须有的是想要无聊时刻的消遣要迅速的开始了。”

    范文程回到府邸,叫管家挡住所有前来拜访的人,除非是皇上派遣的使者,他进入了书房,开始了独自的沉思,利用段宗奎去接近和影响周奎和田弘遇等人,说起来很是简单,真正的做起来就不是那么容易了,少有不慎,就有可能暴露,损失一个段宗奎,对于大清国没有任何的影响,但若是引起大明朝廷和郑勋睿的注意,那就得不偿失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