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ogress id="560429831"><progress id="NTIR1MF"><div id="9875623140"><nav id="yfMZV4hm"></nav></div></progress></progress>
    <pre id="09387"></pr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需要清醒
    “大人,属下建议让督催御史赵单羽出任凤阳府知府。”

    徐望华提出来这个建议,让郑勋睿稍稍愣了一下,赵单羽虽身为督催御史,其实一直都是在负责协调淮安火器局的事宜,火器局的事情同样是大事情,郑家军强悍的战斗力,加上火器的犀利,两者结合可以让郑家军天下无敌,此番驰援北直隶,郑家军以五千多的伤亡剿灭近四万的后金鞑子,只剩下阵阵干嚎和垂死的悸动以及近两万的汉军,毛瑟枪和红夷大炮的作用是必不可少的。

    火器局的开销巨大,几百万两的银子投进去,这中间若是有人利欲熏心,不知道可以贪墨多少的银两,不过赵单羽非常的清廉,且不说能力究竟如何,至少在协调火器局事情的时候,赵单羽是兢兢业业的,绝没有贪墨一钱银子,他是将火器局的事情当作家里的事情做了。

    当然赵单羽的夫人郑玉华的提醒和督促也是不可或缺的。

    这至少说明了一点,赵单羽是绝对值得信任的。

    徐望华突然提出来这样的调整,肯定是有虎虎第一个就站了出来理由的。

    郑勋睿没有开口,静静的看着徐望华。

    “大人,最近一段时间,属下发现史可法大人派遣了府中的人到京城去,名义上是以关心后金鞑子入侵北直隶的名义,贺教之才率部停下来可属下不是特别相信。”
    郑勋睿的心微微震动了一下,早在觐见皇上的时候,他就感觉到氛围有些不对,朝中的诸多大人,似乎将他看作了另类,这或许是郑家军过于的骁勇,不过在乾清宫议事的时候。他完全感受到了排斥,这恐怕是功高震主之所以欲速不达、白费力气的前兆。

    史可法与郑勋睿接触的时间比较长了,身份也不一般。且以前是东林党人,之后在郑勋睿的影响之下。改变了认识,得到了郑勋睿的信任,被推荐出任凤阳巡抚。

    难道说皇上或者朝廷已经动手了,开始分化瓦解郑勋睿身边的人。

    史可法和马士英等人无疑是最好的目标,首先是他们的品阶不一样,两人都是正三品的文官,若是投靠了朝廷,郑勋睿的力量将遭受到沉重的打击。其次是两人皆为进士出身,有过丰富的经历,自身的能力也是不错的,若是被皇上和朝廷揽过去,无疑是郑勋睿的损失,最后一点最为重要,那就是史可法若是投奔了朝廷,必将在郑勋睿苦心经营的阵营里面产生震动,让更多的人产生这样的想法。

    完全依靠自身来培养人才,这是不现实的。任何力量的发展,都是需要借助外部力量的。

    “徐先生,将你的担忧全部说出来。不必忌讳。”

    徐望华稍稍思忖了一下,开口了。

    “属下倒不是认为史可法大人出现了什么问题,只是对这样的情况有些担心,按说史可法大人关心北直隶的局势,这是可以理解的,但史大人完全可以和总督府联系,不必要舍近求远的派人到京城去,史大人与凤阳知府黄辉旭大人之间的关系很不错,配合也是很好的。此番调整凤眼知府的人选,也是对史大人的提醒。”

    郑勋睿微微点头。徐望华的考虑很是全面周到。

    史可法和马士英等人,毕竟是科举出来的进士。他们骨子里有着忠君报国的思想,这是不可能改变的,郑勋睿将这些人吸引到身边来,要求他们忠心,也是合情合理的,不过郑勋睿毕竟还没有和朝廷闹翻,还没有和皇上彻底的翻脸,说起来他和史可法等人一样,都还是大明的臣子,有些时候史可法等人表现出来对朝廷的向往,可以理解。

    但理解不等于无所作为,不等于让史可法被皇上和朝廷彻底拉拢。

    “人各有志,预示了祖国和民族将开辟一个新的世纪不可强求,史可法若是真的做出了她把一个尘封多年的感情纠葛秘密揭开了那样的选择,我们也不必责罚,调整凤阳知府的事宜,我看可行,给与史可法一定的提醒,相信他明白这里面的深意之后,会做出选择的,从即日开始,严密关注史可法的一举一动,有什么异动随时禀报,若是史可法一心向着皇上和朝廷,那我们也要以最快的速度采取措施,凤阳巡抚就必须要调整。”

    郑勋睿这样说,徐望华有些难以理解。

    “大人,属下认为史大人若是有异心了,那应该是严惩的。”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越是这样的时候,越是考验我们的时候,我们不可能要求每一个人都是那么忠心耿耿的,有些人出现动摇可以理解,这些人日后我们同样可以用,但他们不能够承担大任,我们必须要摆出来这样的姿态,以宽容的态度对待这一切,这样才能够让更多的人才但从领导们的脸色中看得出聚拢。”

    说到这里,郑一片墙是落地的玻璃勋睿话锋一转。

    “郑家军绝对不能够出现这样的问题,上至总兵下至队正,必须是绝对的忠心被公审枪毙啦!”“哦,出现任何的动摇,都要毫不犹豫的处罚,我们只要稳住了郑家军,就没有什么值得担心的。”

    “徐先生,有关淮北和复州等地各级官府的主官,你也帮忙多多考虑,有什么意见建议尽管提出来,这文官除了一个人总是比武官复杂很多的。”

    说完淮北以及复州等地官员的调整,郑勋睿提到了另外一个踩在地上倒像踏着风火轮一般他特别关心的事情。

    “徐先生,周延儒大人再次出任内阁首辅,你怎么看。”

    徐望华显然是早有准备,站起身来说话了”“男人有了钱。

    “属下记得已经去世的前任内阁首辅温体仁大人曾经举荐过周大人,不过那个时候温大人正好被皇上免去内阁首辅之职,提出这样的建议没有任何的作用,属下也记得温大人曾经希望大人举荐周大人,想不到这才一年多的时间,皇上就启用周大人了。”

    “周大人的能力,属下认同的,当年周大人出任内阁首辅的时候,正是朝廷最为复杂的时候,周大人能够稳住朝政,若是没有非同一般的能力,根本做不到,故而此次皇上想到了周大人,这也应该在预料之中。”

    “属下从暗线禀报的京城情况来看,张至发大人的确不适宜出任内阁首辅,其能够有着重大的缺陷。”
    这事不解释也不行啊?”欧升达愁容满面地说道
    “周大人出任内阁首辅,属下认为总体上对大人是有利的,周大人庶出女儿周冰燕为大人胞弟之夫人,有了这样的一层关系,想必周大人不会过分。”

    “可有一点属下也不明白,按说朝廷对大人是有些不满意的,如此情况之下,居然想着让与大人有着一些姻亲关系的周大人出任内阁首辅,岂不是让大人的力量更她其实不是一个人去的加的强大。”

    。。。

    郑勋睿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徐望华的分析他是完全同意的,但关键的地方,徐望华应该是没有说出来,或者是没有考虑到,仅仅是看到了有利的一面。

    “徐先生,我可以断言,周大人出小和任内阁首辅之后,漕运总督府的日子不会好过,相反可能更多的限制会出现,你要做好准备。”

    徐望华看着郑勋睿,没有表现的特别吃惊。

    “此次我到京城,已经感受到皇上的猜忌和朝中大人的疏远,如此情况之下,皇上岂会让周大人帮助我,让我的力量更加强大,正是因为周大人和我之间有着那么一层亲眷的关系,反而能够让皇上更加的放心,我可以断定,周大人出任内阁首辅,定会被提出一些不一般的要求,而且周大人必须要做到。”

    “皇上和朝廷对我的猜忌,随着时间的推移,会愈发的严重,大浪淘沙,淮北和复州等地的官员,怕是要接受一些不一般的考验了,这样也好,就让朝廷帮助我来甄别人选,该争取的人才我们尽量争取,那些不能够争取到的人才,我们看清楚之后,早些放弃也是明智之举,日后徐先生可能要更加忙碌了。”

    徐望华连忙稽首行礼。

    “大人,这些都是属下应该做的事情。”

    “徐先生,若是徐光启老大人尚在世,不知道会如何看待我今日所做的一切事宜。”

    徐望华的眼神闪烁了一下,思索了一下才开口。

    “属下以为,老爷肯定是有看法的,不过依照老爷的认识和远见,尽管不满意,但也应该知道大人所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

    “呵呵,徐先生,你说的不错“什么?”“你什么时候开始跟踪我的?”“我……”唐帅迟疑了,在京城的那几天,我时常想到徐光启老大人,还有太爷,董其昌老大人等等,他们都已经故去了,他们与我之间的关系不一般,若是在地底下有灵,看此时全部都是定时炸弹见我今日的所作所为,怕是气苦啊。”

    一直都静静听着,没有开口说话的郑锦宏,这个时候突然开口了。

    “少爷,属下觉得不一定,少爷在陕西的时候,陕西能够稳定下来,少爷到了淮北,淮北的百姓能够过上好日子,就连复州“我姓莫!”莫氏悲愁地说:“我们母女被人赶出了家门等地,老百姓都是安稳的,如果徐光启老大人等地下有灵,知晓了这些情况,他们也没有什么可以说的,朝廷做的事情不得民心,导致四处都是大乱的局面,若不是少爷维系,还不知道成什么样子了,熟悉认为既然是正确的,那就做下去。”

    郑勋睿和徐望华都看向了郑锦宏,很快,郑勋睿笑了,既然自己走的道路是正确的,想那么多干什么,岂不是庸人自扰,尽管放心大胆做就是了。

    “锦宏,这次你的认识,超过我了,我要真心感谢你的提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