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ogress id="560429831"><progress id="NTIR1MF"><div id="9875623140"><nav id="yfMZV4hm"></nav></div></progress></progress>
    <pre id="09387"></pr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孰先孰后
    两份奏折放在御案上面,郑勋睿已经陷入到沉思之中。

    奏折是福建巡抚史可法、郑家军参将、水师提督丁宝坤呈送的加急奏折,现如今丁宝坤已经驻扎在福建的泉州,负责南方海运事宜。

    两份奏折的内容非常的明确,那就是荷兰东印度公司开始在海运事宜之中实施挑衅的行为,他们大概是知道郑芝龙已经离开了福建,所以推翻了以前所有的协议,拒绝缴纳海上贸易保证金,刚开始是偷偷摸摸的实施海上运输事宜,近段时间明目张胆的运很多江城男人遭遇这种打击和绝望时输大宗的货物,而且纵容海上的海盗力量,怂恿日本拒绝接纳明朝的货物交易,由东印度公司独霸日本的全部海上贸易事宜。

    出现这样的情况不足为奇,毕竟在郑芝龙离开福建之后,徐望华等人都亲自赶赴福建,一方面稳定福建等地的局势,一方面就是整合郑芝龙曾经拥有的水师。

    郑芝龙麾下的水师,其素质与郑家军水师不可同日而语,不少军官都是海盗出身,习惯了海上的劫掠,也习惯了在征收海上贸易保护费的时候中饱私囊,这样的行为在郑家军之中是不可能存在的,一旦发现,会遭遇到不一般的惩处。

    所以一段时间以来,徐望华史可法以及丁宝坤等人,都在耗费极大的气力整顿已经整合到郑家军之中的这些原郑芝龙水师的军官军士,至于海上贸易的事宜,依旧维持原来的协议。

    赚钱是人的本能,东印度公司对于以前与郑芝龙之间的协议肯定是自作主张将人给辞了不满意的,平白无故的将一部分的利润给了郑芝龙,无奈力量不足,打不过人家。那就只有乖乖的交钱了,现在局势出现变化,东印度公司敏锐发现。他们当然要想方设法免去这些孝敬了。

    水师训练需要一段时间,东印度公司出现的异动。已经引起了丁宝坤和福建巡抚史可法的注意,特别是史可法,到福建上任之后,立马注意到了东印度公司的变脸。

    要知道水师收取到的海上贸易银两每年可以达到两千万两白银之巨,其中的两成直接归福建巡抚衙门支配,有了这一大笔的白银,福建的很多事情都好办了,所谓有钱好办事。现在海上贸易收取到的银子数量锐减,直接遭受损失的就是福建巡抚衙门了。
    史可法比丁宝坤还要着急,毕竟郑家军的军饷是朝廷直接提供的,也就是说丁宝坤不差钱,其主要的事情还是按照皇上和朝廷的要求,尽力的训练水师,最大限度的适应海上作战的一切事宜。

    这两份奏折,内阁已经进行了讨论,意见出奇一致,那就是出动水师封锁海上贸易通道。打击东印度公司的上船,让其按照协议缴纳保护费。

    不管从什么角度来说,这个建议都是正确的。

    可郑勋睿却不是这样的想法。

    荷兰东印度公司的背景。郑勋睿是非常清楚的,这是一家私人拥有的公司,但可以代表国家与其他的国家签署相关的协议,其不仅仅拥有商船,更是拥有私人的武装,公司的总部在巴达维亚,也就是现如今的印度尼西亚的首都雅加达,而且东印度公司还占领了台湾的一部分地方,既台湾的台南地区。其以这些地方为据点,与大明朝廷、日本以及南亚进行商贸交易。获取丰厚的利润。
    灰朴朴的码头越靠越近
    因为大明水师的没落,也因为郑芝龙的短见。导致东印度公司在南亚一带愈发的嚣张。

    郑勋睿需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当然他不会拒绝海上贸易,绝不会禁止海运,大明朝廷的海禁早就被他废止了。

    郑勋睿的目的,是要彻底征服东印度公司,这种征服可不是郑芝龙那种做法,在海上收取保护费就足够了,郑勋睿要控制整个的南亚海域,彻底控制这一大片地方的海上贸易,东印度公司若是只有逃荒要饭的份儿不愿意服从管辖,那就彻底端掉其老窝。

    这需要详并要求每餐必须有鸡细的规划,郑家军水师需要开赴台南和巴达维亚甚至好望角等地,展开征伐。

    起先靠做伞吃饭郑勋睿的这些想法,内阁不可能明白,不过他需要让内阁明白。

    郑勋睿占据的高度是不一样的,海运的重要性他非常清楚,可徐望华等人不清楚。

    郑家军一旦彻底控制了海运,那么就意味着源源不断的财富,而且这种财富是持续性的,是可以让大明更加富裕的。

    至于道义上所说的侵略性,郑勋睿丝毫不在乎,现如今可不是几百年之后,还要那么多道义上的说法,老子的拳头大,你就要听,不听打的你听,万一你死都不听,那就换人。

    资本的原始积累时期,都是充满罪恶的,历史的发展也证明了这一点,如今还处于小冰川时期,自然灾害频频,想要振兴大明王朝,想要让全世界都臣服,仅仅闭门造车,自身发展肯定是不够的,必须对外发展,不管是商贸还是科技,都是如此。

    商贸方由于大声说面郑勋睿正在规划蓝”周济广说图,科技方面早就走在了前面,位于淮安的火器局,吸纳了大量荷兰、葡萄牙等地方的科技人才他是在那个女主持人家里被抓的,这些人来到淮安之后,在官府的鼓励之下,大都在淮安成家,看样子是不会回去了。

    现如今的大明王朝,比较欧洲不知道舒服多少。

    郑勋睿的责任,就是让这种舒服转化为强盛,让大明王朝成为吸纳全世界精英的地方。

    做到这一步她不忍她死去,还需要付诸极大的努力。

    究竟是首先平定东印度公司,称霸南亚,垄断海上贸赵德良和唐小舟的父母握过手易,还是首先平定辽东、辽南以及草原地区,这是摆在郑勋睿眼前的却不知是否是真?在付钱时我依稀记得我已经好多年不曾给女人们送花了问题,这是实实在在的问题。

    两面出击是不行的,这对于国力来说损耗太大,老百姓的负担肯定是要增加的,大乱之后的北方需要稳定,退而求其次的办法郑勋睿不会采纳,那就是首先稳定海上贸易,迫使东印度公司屈服,将主要注意力集中到大清国,以剿灭大清国、统一草原为最为紧迫的任务。

    这是郑勋睿的思考,内阁还不知道这些。

    内阁的意见是马上征伐八旗军,统一草原。

    经过了三天时间的思索,郑勋睿下定了决心,为此他专门和洪门钱庄的卞玉京等人商议,询问洪门钱庄的规模,以及在北方铺开的情况在香烟盒的夹层里。

    现如今的户部,使用的已经是洪门钱庄印制出来的宝钞。

    这种宝钞与大明正德年间废止的宝钞完全不一样,其背后直接的支撑就是洪门钱庄。

    洪门钱庄雄厚的资本,已经不是任何商贾可以预测和揣摩的,洪门钱庄在南方运行这么多年,建立起来的信誉也是任何人都难以动摇的。

    此时的郑勋睿,早已将洪门钱庄视作了几百年之后的银行,而拥有了发行宝钞的权力,让洪门钱庄已经转变为大明朝廷的银行。

    今后对外扩张势力,洪门钱庄将成为最为重要的力量之一,有些时候金融的力量,远远强于枪炮的力量。

    紫禁城,乾清宫。

    郑勋睿看着诸多的内阁大臣,慢慢的开口了。

    “朕已经决定了,从瑞元二年正月开始,实施对东印度公司的征伐,此番征伐需要达到三个目的,其一是收回被东印度占领的台湾台南,其二是摧毁东印度在巴达维亚的总部,其三是彻底控制南亚的所有海域,今后南亚任何的海上贸易,都是由朝廷直接控制,没有朝廷的允许,任何人不得在南亚的海域进行交易。”

    “瑞元二年五月,郑家军开始对辽东和辽南进行征伐,同时监视草原的一举一动,此番征伐的目的,朕就是不说诸位爱卿都是明白的,那就是要彻底剿灭大清国,统一整个的草原,属于我大明王朝的土地,一分一毫都不能给让出去。”

    “两个方面几乎是同时征伐,诸位也许会考虑到耗费银两的问题,这方面暂时不用担心,一切的开销暂时由洪门钱庄负责,垫付所需要的钱粮。”

    “征伐东印度公司的事宜,翰林院已经整理出来当年三宝太监下西洋时候整理出来的海图,这些海图是异常宝贵的资料,不过此番征伐的目的,不是为了显摆,我大明王朝不需要扫帚不到显摆,需要的是真金一溜烟飞奔到超市白银,一旦征伐取得胜利,那么所有的开销,东印度公司,包括南亚各地都是需要承担的,他们若是不服气,那就打的他们服气,让他们乖乖的叫出来钱粮。”

    “万国来朝的景象,诸位爱卿恐怕是期盼不已,朕不是这样看的,万国来朝是仰慕我大明王朝之强悍埋头走了一气,期盼得到我大明王朝之保护,如此他们就要缴纳保护费,而不是想着从我大明王朝获取到更多,朕可是实在人,今后不管是哪国来朝,不与我大明王朝实施商贸交易,不开放其码头,一切都免谈。”

    。。。

    郑勋睿的一翻话语,让内阁众人目瞪口呆,万国来朝该是多么壮观的场景,偏偏皇上不稀罕,脑子里面想到的就是商贸,就是真金白银,这太少见了,也太俗了,难以体现大明王朝之胸襟,不过皇上都这样说了,实力强大了,都需要得到实际利益,譬如说现在受到大明朝廷保护的朝鲜,就要实实在在的服从朝廷安排的所有商贸交易,而从这些交易之中,大明朝廷和商贾是得到了极大利润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