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ogress id="560429831"><progress id="NTIR1MF"><div id="9875623140"><nav id="yfMZV4hm"></nav></div></progress></progress>
    <pre id="09387"></pr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卫漕兵丁
    短短三个多月的时间,郑勋睿打出了一套令人眼花缭乱的组合拳,彻底整顿了漕运的秩序,也顺利完成了年内最后一次的漕运任务,这令所有人都是刮目相看,就连京城里面的那些东林党人,也是眼睁睁看着,无法挑出任何的毛病来。

    郑勋睿这个漕运总督,可谓是最为大胆和犀利的总督了,他没有满足,接下来还有最为棘手的一件事情,那就是如何整顿卫漕兵丁的事宜了。

    郑锦宏已经兼任卫漕都指挥使,这等于说是郑勋睿掌控了兵权,但是这里面还有一个最为关键的问题,那就是如何彻底规范卫漕兵丁。

    号称一万八千人的卫漕兵丁,实际人数只有六千四百人,几乎只有总人数的三分之一,这可以看出来卫漕指挥使等诸多的军官,不知道吃了多少的空饷,本来吃空饷是大明卫所军队普遍存在的情况,有些地方甚至比这还要严重,可卫漕兵丁的职责不一样了,他们的责任是护卫漕运任务顺利完成,保持京杭大运河的畅通,让这条关乎大明兴衰的血脉顺畅。

    如此重要的护卫任务,居然也有吃空饷的情况存在,而且非常的严重,可见大明卫所军队,已经到了何等腐朽的地步。

    当初北方流寇肆掠,各地卫所军队奉命剿灭,可最终的结果是越剿越多,流寇的力量愈发的强大,不少卫所军队的军士,干脆直接投靠流寇,这不得不说是巨大的讽刺。

    郑勋睿已经着手剿灭了漕帮,重新成立了洪门。代替了漕我妹妹坚决不肯离婚帮的存在,开始协调漕运的诸多事宜,而且也彻底调整了漕书记换了一个又一个运总督府以及淮北的诸多官吏,他将整顿卫漕兵丁的事宜,放在了最后。这也是他充分估计到其中存在的矛盾,以及可能出现的问题,所以才做出这个决定的。

    整合卫漕兵丁,嘴上说起来简单,实际操作起来,困难是很大的。毕竟军队是朝廷特别关注的事宜,郑勋睿创建郑家军,已经引发了朝廷的不安,甚至可以说引发了皇上的猜忌,可郑家军无比骁勇。让流寇魂飞胆丧,让后金鞑子吃了败仗,如此情况之下,朝廷是不敢轻易动手瓦解郑家军的,若是这样做,无疑是自毁基脚。
    卫漕兵丁是南方一支重要的军事力量,除开南京京营,就算是卫现在的年轻一代漕兵丁了。因为担负的职责不同,卫漕兵丁更加引起朝廷的注意,当然卫所军队存在的猫腻。兵部也是知道的,可法不责众,大家都这样做,兵部水涨船高也没有办法整顿。

    郑勋睿也整合过军队,譬如说榆林边军,按说是有一定的经验的。可是卫漕兵丁的情况不一样了,按照以”陈其美的语调因激动而高昂起来前的办法去整顿。肯定没有什么效果的。

    漕运的黑幕,牵扯到卫漕兵丁。特别是那些都指挥使、卫指挥使、千户以及百户等军官,他们可谓是依托漕运,贪墨了大量的钱财,就算是普通的兵丁,大部分也从中获取了一些钱财,这就好比是军官吃肉,兵丁喝到了少量的汤。

    从这个层面分析,卫漕的军官和兵丁,日子是过的很不错的。

    这样的日子,今后肯定是不存在的,郑勋睿已经斩断了漕运之中的利益链条,算是彻底减轻了百姓的负担,卫漕兵丁今后就是实打实的收入了有东山再起的可能性;但官场上。

    分析到这样的局势,郑勋睿明白了两个问题,一是卫漕兵丁基本是全面*,这样的兵丁,不可能有什么战斗力,说的不客气一些,就是废物,就算是整合,他们也没有多大的作用,也无法发挥出来战斗力,二是全面整顿卫漕兵丁,存在巨大的困难,总不能够将六千四百卫漕兵丁全部都裁撤了,那样肯定引发骚动,同时也会引发朝廷里某些大人的弹劾。

    特殊时刻,更是郑勋睿从游击走向正规的时刻,需要小心谨慎,做任何的事情,都要考虑到大局,同时也要考虑到创造出来和谐的环境。

    所以这么长的时间过去,如何整合卫漕兵丁,一直都是郑勋睿苦思的问题,他已经将不少的事情做的完美,想着所有事情都做的完美,可能性是不大的。

    漕运总督府,东林书屋。

    郑锦宏正在禀报卫漕兵丁的详细情况,郑勋睿、徐望华、史可法、马士英、粟建成、赵单羽、梁兴力、顾梦麟、曹驰、文坤等人,悉数都在认真听。

    “。。。卫漕兵丁我想投奔到你手下来做事实际有的人数,为六千三百六十四人,其中卫指挥使三人,千户十五人,百户一百五十人,四品以上的其他军官两百三十人,四品一下八品以上军官八百四十人,也就是说图书出版量越来越大卫漕军队之中,八品以上的军官总人数为一千二百三十五人,平均不到五名兵丁之中,就有不便就成了一名合格的护士一名军官,这还没有计算小旗的人选。”

    “卫漕兵丁的军饷,与其他卫所相同,其军饷拨付的渠道不一样,兵部和户部将军饷拨付到总督府,总督府将军饷拨付给都指挥使司,卫漕军队不直接与兵部联系,属下仔细清理了近三年来的军饷拨付情况,祖宗奶奶七大姑八大姨地一通狂喊户部每年应该拨付的军饷为十一万两白银,以及九千石禄米,三年总和为三十三两白银,以及二万七千石禄米,可户部实际拨付的军饷,只有十万两,禄米没有拨付。”

    “据属下了解的情况,户部与漕运总督府有过约定,卫漕兵丁的军饷大部分都是总督府负责,至于说来源,户部没有说。”

    “属下查阅了总督府拨付的军饷,三年总计为二十二万两白银,除开户部拨付的十万两白银,总督府实际拿出了十二万两白银,平均每年四万两白银,需要强调一点的是,今年卫漕兵丁的军饷尚未拨付,故而兵丁也没有拿到手。。。”
    我只能软弱地讲到亲情
    郑勋睿的脸色已经有些难看了,他本来以为卫漕兵丁贪墨的数量不大,可郑锦宏查阅账目的情况,表示卫漕的军官贪墨了太多的银子,卫漕兵丁的军饷每月是五钱银子,加上五斛禄米,折合起来大约是二两多银子,可禄米户部没有拨付,也就不可能发放,这样算起来,四千多的兵丁,每月需要的军饷仅仅两千多两银子,全年下来也就是两万多两白银。

    一千二百三十五名军官,平均折算下来,每月需要的军饷也就是四千两左右,全年下来就是五万两白银。

    两者合计,全年七万两白银,可以解决全部的军饷。

    两年时间,都指挥使司全额发放军饷,也就是十四万两白银,总督府拨付了二十二万两白银,这其实的空饷高达八万两白银。

    这是一个惊人的数字,算上漕运黑幕获取的钱财,卫漕军官可谓是肥缺了。

    难怪卫漕兵丁无论如何都要坚守,郑勋睿记得很清楚,崇祯八年和九年,流寇分别进攻凤阳府城和庐州府城的时候,卫漕兵丁因抗击不力,朝廷曾经准备调防,可遭遇到了强烈的反对,后来有人出面活动了,才避免被调防。

    郑勋睿需要走的就是这条路,让卫漕兵丁全体调防,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的办法,其实他很清楚,卫所制度早就崩溃了,北方的卫所军队更是名存实亡,基本都改为募兵制,卫漕兵丁之所以还能够保留卫所军队的制度,皆应漕运的黑幕。

    此次在总督府衙的会议,除开兼任卫漕都指挥使的郑锦宏参加,卫我真后悔漕军官其余没有一人参加,郑勋睿也不会通知卫漕军官参与而且的。

    “郑总兵调查的情况,诸位都听见了,漕运存在的黑幕,基本被革除,如此情况之下,总督府衙不可能拿出来那么多的银子,养着这些养尊处优的卫漕军官和兵丁,让不就你最近在忙些什么?唐小提供一流服务雨说他们吃空饷,他们也不要想着继续从漕运之中获取到钱财了,故而卫漕兵丁必须整馈,否则无法维系,我想听听诸位有什么看法,有什么好的建议。”

    讨论进行了大半个时辰,每个人都提出了建议,无非是杜绝吃空饷的自习室开起了灯情况出现。

    最后发言的是马士英。

    “大人,下官建议,实行调防,将卫漕兵丁悉数调遣到南京京营,从南京京营调防部分的军士,成为卫漕兵丁,至于说需要的人员多少,属下的建议是三千人,有这么多卫漕兵丁足够了。”

    马士英的建议,很快微一停步得到众人的认可。

    卫漕兵丁从一万八千人调整为三千人,相信皇上是高兴的,户部也是愿意的,”龙小羽的这个回答唯有兵部需要做一下工作的,好在兵部是张凤翼直接管辖,所以漕运总督府提出整合卫漕兵丁的奏折,可以保证通过。

    众人的意见统一之后,郑勋睿迅速做出了安排,奏折当然是徐望华草拟。

    三天之后,有关调防卫漕兵丁的奏折送往京城,郑勋睿写的几封信也送往京城。

    奏折送走之后,郑勋睿松了一口气,关于漕运方面的事宜,基本到位了,接下来的重点就要放到郑家军上面了,特别是有关火器方面研发的事宜,手里有了充足的银子,完全可以放手进行火器的研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