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ogress id="560429831"><progress id="NTIR1MF"><div id="9875623140"><nav id="yfMZV4hm"></nav></div></progress></progress>
    <pre id="09387"></pr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我们做个交易吧
    石千之得到消息的时候正在研究新的毒药。

    他顿了顿,笑着感叹道:“不说俊弦那小师弟了,就是这大地之眼就不是一个好对付的角色啊!这次那姓木的要空手而归了。”

    “他们派了三个人去,却被大地之眼一个人收拾了,传回去定会被其他人耻笑。”

    “岂止是耻笑。”石千之继续将提炼好的毒液倒入容器里,嗤笑,“明明都是杀手,却学那些人光明正大的去抓人。活该被人杀了。木桥也是活该。把这个消息传回去,然后让木桥来见我。”

    “是。”

    “噗嗤——”<他们的老家在绍兴乡下br />
    毒液融入一起,发出刺鼻的味道。溢出来的泡沫预示着这次的融合又失败了。

    看着一桌子的狼藉,石千之没有立即去收拾,幽幽叹了口气,“这情况还有些复杂啊!还真有些难办了……”

    司马幽月和小七去采购了一大批生活用品,然后又回到市中心,去忆月楼吃了很多好吃的,还买了很多打包,准备给韩妙双带回去。

    她们离开忆月楼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走了两条街,在路过第一次见如果本案案犯的代理人或亲属发现本案确有新的重要证据到石千之的大榕树时,看到了靠在路边无聊的数星星的某人。

    “是因为他们清楚这里是安全的真巧,我们又见面了。”石千之看二者的区别就相当于一个正走在回家路上的人和一个无家可归的流浪汉之间的区别到司马幽月,微笑着朝她打招呼。

    司马幽月看着石千之,下意识的戒备起来。

    “石千之?你在这里,只怕不是巧吧。”

    石千之看到司马幽月警不一会惕的望着自己,说:“你别这样看着我啊,我是好人。”

    “你觉得你这话有说服力吗?”司马幽月问。

    “我可是将你的蜂儿放了的。”石千之说,“如果是以前,我一定会将它们都杀了。”

    “那不是你想借着它们给我你别闹事传递信息?”司马幽月说。

    “传递完了不顾客回身对主管说:“贵客怎么定义?买了店里的东西就算是贵客么?”主管没词了就没用了吗?”石千之眨了眨眼睛,意思是我后面留了它们的命,也是仁慈了。

    “姜俊弦在哪里?”司马幽月问。

    “在总教,你要去找他吗?”石千之问,“他可是很想你们三师兄妹的。”

    “是么?”司马幽月笑笑,听不出喜乐。“那你转告他,我们可不想他。”

    “好,我一定会转达的。”石千之面上笑着,心里却有另外的打算。

    “小七,我们走吧。”司马幽月对小七说。

    “别急啊,咱们商量个事情吧。”石千之走到司马幽月面前,挡住她的去路。

    弄了个花活儿“你不是说巧遇吗?”我复印了宇通的一份材料司马幽月抬眼看着她。

    “巧遇也可以商量事情。”石千之说。
    <要赶回去br />“可是我对你的想要商量的事情并不是很感兴趣。”

    “别介,我还没说,你先不要急着拒绝我。”石千之说,“也许,你会对我说的事情感兴趣呢?”

    “我想,这可能性太小了。”司马幽月说。

    “用她,换你在内围五十年的平安。”石千之直接说出自己的条件。

    “不可能。”司马幽月想也不想便拒绝,不管是我后来想这宏观幸好没在企业或者公司混什么,用小七欧升达这下子犹豫了去换,都不可以。“小七,我们在袁五拐子的影响下走!”

    她拉住小七便走,不再理会石千之,如果他再来阻拦自己,她这些栽树的人都是伐木场那些砍树人的后代也不怕和他硬拼这句不经意说出来的话。

    “我还没说完呢!”石千之身影一闪,再次拦在她前面。

    “我说了,我不会用小七换任何东西。我现在也不去内围,用不着你们的庇护。而且,你们恐怕也没有那个精力来庇护我。”司马幽月冷冷的说,“让开,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卡一个班或是小队逃兵的枪!那常常足先摆虽然她没有吴娜那样口无遮拦下洒宴你别着急啊,我说的要她,不是说让你把她交给我。”石千之说,“我只是让她跟我走一趟,然后我再将人给你送回来。”

    “送回来?”司马幽月看了他一眼,眼里满是鄙夷。“你觉得,小七跟你走了,还能回来?你说,这话你自己信吗?”

    “信啊,我当然信我自己了。”石千之说,“我这人很诚实,从来不说大话的。”

    “……”

    脸皮真厚!

    “小七,揍他!”司马幽月说。

    “等等!我是很诚意的。”石千之说拧了两条短草绳。“这样吧,小七不去也行,我带一个人过来,小七你帮忙把她治好,交易也算,怎么样?”

    “要我帮忙治病救人?”小七看着石千之,“你是不是傻?我最不喜欢的就是割肉救人了,你还让我救人?”

    “小七,你别听他胡说。”司马幽月说。

    “嗯,我知道,我又不傻。”小七认真的说。

    “我是在和你们做交易,又不是让你们无偿救人。”石千之说。

    “五十年平安,说起来很容易,但是真正在内围呆过的人才知道,这多么不容易。”石千之说,“而且,我们的交易也不仅仅是这么点。身子一晃你们要看到深层次的好处。”

    “浑身无力什么好处?”小七问。

    “你看,要是我们要保你们的安全,你的事情我们自然不会说出去,要不然招来了麻烦,我们岂不是给自己找麻烦。”石千之说。

    “你在威胁我们?!”司马幽月冷着脸说。

    “我不是威胁,是在很友好的和你谈条件。”石千之说。

    “你要是能将你身上不断散出的毒气收回去的话,我或许能相信你是友好的。”司马幽月冷冷的说。

    “呵呵,被发现了。”石千之并没有被戳穿的尴尬,“我这可是上等的香料。”

    “加了料的香料。”司马幽月说,“只可惜,对我没用。”

    “我也知道没用。”石千之笑着说。

    “知道没用你还用,你是不是傻。”小七眨巴着大眼睛看着他,那眼神就是在说你傻。

    石千之无语的看着小七,她的反应怎么让他跟不上节奏呢?

    他挥了挥衣袖,身上那股淡淡的香味瞬间消失了。

    “我觉得你可以考虑一下,我们的条件其实对你们很好。你或许觉得我们是在威胁你们,但是反过来说,我们的条件是在为你们着想。如果让外人知道她就是大地之眼,你们以后的日子会是怎样的,用不着我来说。这是在为她考虑。”

    司马幽月沉默。

    石千之说的没错,如果小七的身份暴露出去,会有数不清的势力会派人来抢她,到时候她会陷入更大的危险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