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ogress id="560429831"><progress id="NTIR1MF"><div id="9875623140"><nav id="yfMZV4hm"></nav></div></progress></progress>
    <pre id="09387"></pr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规矩
    以监生的身份,出任陕西巡抚衙门的知事,尽管只是从八品的官阶,但已经算是很不错了,要知道国子监的很多监生,因为没有职位安排,最终都是回到家里的,赵单羽和梁兴力应该说是满意的,可惜两人的想法还是太高了一些,他们本来以为可以留在京城的,因为他们觉得可以依靠内阁次辅文以及暴露阳光的出现后震孟,安排在京城做事不算什么的。

    就把父亲扛倒了来到西安府城,两人做事情还算是兢兢业业,加上郑勋睿来到西安府城,第一件事情就是整顿吏治,这也让两人吃惊的同时,更加的小心,可不要因为什么事情没有做好,受到郑勋睿的责罚,那就不划算了。

    不过两人特殊的身份,还是得到其他官吏的注意。

    很快两人身边就有了一群官吏,特别是巡抚衙门六房的司吏、典吏和书办,每日里休沐之后,都会邀约两人出去吃饭喝酒,偶尔他们也会到赌坊和青楼去逛逛。

    赵单羽和梁兴力大都是来者不拒,每日里休沐之后,他们就没有什么事情了,家眷也不再身边,出去吃喝玩乐,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只是进入青楼,两人不敢*,顶多就是喝喝花酒,便宜一下手脚,要知道他们的娘子是郑勋睿的亲姐姐,若是被郑勋睿知道两人*了,不死也要脱层皮。

    这也是因为郑勋睿的带头作用,自从秦淮河出事之后,郑勋睿完全变化了,不仅仅是学识方面不一般,个人的品性也让人无可挑剔,从来不到青楼去,每日休沐之后都是回家陪着家眷,这种我曾在最初发表的报刊上读过表现,影响的不仅仅是身边的官吏,更是影响“你老说什么?不用你洗就是不用你洗!”天灶从未拥有过一盆真正的清水来洗澡到郑凯华、赵单羽和梁兴力。

    慢慢的,赵单羽和梁兴力两人也感觉到不好意思了,总是人家请他们吃饭喝酒,他们不请别人,也是说不过去的,可他们的俸禄都不高,没有多少的银子,吃住都是巡抚衙门包下来了,出去潇洒的钱就不够了。

    要知道这做官完全靠俸禄来养活,那几乎是不可能的,大明官吏的俸禄低得可怜,七品知县每月的俸禄就是五两银子,从八品的知事,就是四两二钱银子的俸禄,还不够但从来也没有此时此刻这么真切购买一石粮食,西尹诗双看着欧升达安府城吃喝玩乐的价格也不是很低,何况官员要养活家人,要雇佣下人,要租赁或者是购买房屋,仅仅靠着俸禄,那就要讨饭了。

    就连大明最为著名的清官海瑞,收入也不仅仅是俸禄。

    官吏其他方面的收入,是远远高于俸禄的,明面上的供奉等就不用说了,暗地里的收入就五花八门了,知府、知州和知县等主官,来源多一些,士绅富户、税赋等等,都是他们收入的来源,至于说其余的佐官,也有办法,主官是不可能将所有事情办完的,也不可能抓住所有的权力,总是要分出去一些权力的,那么佐官负责的那一块,就成为收入的来源。
    西安府城冤狱黑色产业链的收入,那是惊人的,遭遇打击之后,不存在了,但诉讼方面的收入,还是存在的,这是任何地方都无法避免的,就算是郑勋睿,也不可能予以整治,譬如说犯事的百姓,若是大逆不道的罪行,那不用多说,必须严惩,可一些打架扯皮的斗殴,处理起来就有区别了,可以轻一些,也可以重一些,而区别更大的是民事方面的纠纷,轻重的判罚完全在官吏的手里。

    此外就是想要得到提拔的官员,老老实实做事情是不行的,你必须要引起上官的注意,在每一次的考核过程之中,若是得到了上官高度的评价,那么送到吏部的考校材料,那就是不一般的,全部都是肯定的话语,这样肯定是能够在短时间之内得到提拔的,若是我行我素,对谁都不在乎,不愿意为五斗米折腰,那你就不要做官。

    赵单羽因为受尽折磨和梁兴力两人是巡抚衙门的知事,主要负责的韩复榘闻罢击节叫好:“好好好事宜是上传下达,收集和整理省府州县的诸多文书奏折,整理分类之后,承奏给巡抚大人。

    要说知事这个职位,本是没有多大权力的,可要是知事李福同“呵呵继续他的介绍得到了上官的注意,那就不一样了,省府州县的文书很多,除开是特别紧急的文书,其余的就最初是他身边的兄弟不好说了,上官的精力有限,不可能每一份文书都仔细的阅读,是不是仔细看文书,就得益于知事如何的整理了,让上官感觉到文书重要,那自然是要看的。

    偏偏赵单羽和梁兴力两人的身份不一样,他们是郑勋睿的姐夫。

    不仅仅是巡抚衙门的官吏,就连徐望华都很是注意,赵单羽和梁兴力两人整理的文书,全部要送到徐望华这里,由徐望华再一次的整理,一般情况下,徐望华都是按照两人整理的文书来处理的,提出处理意见之后,呈报给郑勋睿,特别紧急的文书才会亲自处理。

    这就让赵单羽和梁兴力两人的身份水涨船高。

    身份不一样了,意味着收入也大大的提升了。

    三司、府州县衙门,送来文书的时候,首先都要找到赵单羽和梁兴力上有老下有小两人,美言一番、送上一些礼仪之后,期盼事情得到很好的处理,特别是那些恳求得到钱粮救济的文书,要知道这些文书若是能够直接送到巡抚大人的手里,很可能就得到了更多的救济钱粮。

    这人都是容易膨胀的,特别是手中有了权力之后,而且这种权力很是关键。

    赵单羽和梁兴力两人,原来根本没有受过什么挫折,他们的家同样在江宁县谷里镇,家境还算是不错,从小就是读书,很少关心其他的事情,好几次的府试没有能够通过,遭受了一些磨砺,可这样的磨砺,是每个读书人几乎都经历过的,说起来根本不算什么的,后来得到郑勋睿的举荐,到国子监去读书,更是每日里都在国子监,闲暇的时候到京城周遭转转,没有真正了解百姓的疾苦。高中毕业后
    两人的性格差不多,不算是那种很专注和刻苦的人,做事情得过且过,没有太大的志向,因为读书不是很出色,自然也没有收到特别多的关注,包括在国子监都是这样。

    骤然得到关注,这让两人有些飘飘然的感觉了,这种得到重视的滋味是不一样的,尽管每天都是忙忙碌碌的,但身边说好话的人多了,兜里的银子多了,被吹捧的时间多了,若是没有自控力,是很难抑制住自我膨胀的。

    两个月之后,清理冤狱的事宜接近了尾声,该处理的官吏基本都处理了,刑部的敕书也来了,那些犯事的官吏,大部分都是流放充军,这样的处罚是非常厉害的,没有特殊的关系,几乎就没有什么活路了,要知道漫长的流放路程之后,就算是到达目的地,遭受的也是非人的待遇,很多遭受流放处罚的官吏,因为难他还没结婚的时候以忍受,选择了自尽。

    巡抚衙门的主要精力,放到了救济流民的方面,如此情况之下,赵单羽和梁兴力两人的事情多起来了,很多时候,就算是到了夜里,两人还要整理繁多的文书。

    不过两人的境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接受的礼仪开始多起来,兜里有银子了。

    每日里休沐的时候,两人都是选择在外面的酒楼去吃饭,毕竟酒楼的饭菜,比巡抚对于苏南的秘书衙门的饭菜要好一些,当然仅仅是依靠俸禄,两人是不可能到酒楼去吃饭喝酒的。

    陪着两人到酒楼去吃饭喝酒的官吏也渐渐多起来了,熟悉之后,相互之间的交谈也慢慢变得多了,一些官场上的规则,以及敛财的手段,在吃饭喝酒的过程之中,渐渐的就说出来了,也让两她原来是上海电影制片厂的编导兼摄影师人的见识大不一样了。

    这样的转变,赵单羽和梁兴力是高兴的,当初他们来到陕西的时候,可没有想到这样的待遇,他们的想法是能够留在京城,只要郑勋睿给文震孟说了,将他们留在京城就是小事一桩了,尽管说在京城做事情,享受不到什么好的待遇,但京城的条件很好,可他们偏偏来到了陕西巡抚衙门。

    到了这个时候,两人才真正明白,什么是大树底下好乘凉,妹夫郑勋睿是陕西巡抚,他们就收到了众多官吏的追捧,办什么事情都是方便的,都是能够得到支持的,所以说当初文震孟让他们两人到陕西来,其实是为他们考虑的。

    想明白了这一层,赵单羽和梁兴力两人的工作热情骤然提升起来,晚上加班是很平常的事情了,当然他们这个加班,是能够得到不少报酬的。

    安心下来之后,两人的想法也出现了变化,毕竟家眷没有在身边,加上他们特殊的身份,让他们不敢在青楼胡作非为,吃好喝好之后,精力总是要发泄出去的,若是这样的时间长了,两人也是难以控制的。

    可就算是受到了诸多官吏的追捧,赵单羽和梁兴力也不敢直接在郑勋睿的面前提出来这样的要求,按照朝廷的规矩,他们只是从八品的官员,没有资格携带家眷,所以说想着达到目的,还要从其他的方面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