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ogress id="560429831"><progress id="NTIR1MF"><div id="9875623140"><nav id="yfMZV4hm"></nav></div></progress></progress>
    <pre id="09387"></pr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辛苦自知
    (求收藏,求点击,求推荐票,求读者大大的支持和鼓励。)

    也不知道是杨贺想着考证郑勋睿的能力,还是故意为之,反正一行人的速度很快,从辰时出发,中途歇息半个时辰的时间吃饭,未时不到脸上就几乎很少笑意,一行人就抵达镇江府了。

    郑勋睿终于明白了杨贺的话语,也清楚了杨贺的眼神,骑马真的不是说着玩的。

    下马的时候,他浑身酸疼,几乎抬不起右腿了,咬着牙动作了好几下,才勉强从马背上下来,与其说是下马,不如说是滚下来的。

    双脚触地的时候,他的全身发麻,几乎站立不稳,踉踉跄跄好几步,才勉强稳住了身形。

    看看杨贺,什么事情都没有,下马之后,牵着马绳大踏步的走路,杨廷枢只是脸色有些发白,走路也是没有问题的,就连郑锦宏,都比他好一些。

    牵着马绳,朝着客栈慢慢走去的时候,郑勋睿感觉到身体不属于自己了,灵魂好像被抛出了身体,看着这具身体勉强超前挪动。

    杨贺依旧是走在最后面,他的眼神一直都盯着郑勋睿,当初接受任务的时候,杨大人专门嘱托了,不仅仅要保护杨廷枢的安全,也要保护这位郑公子的安全,第一次见到郑勋睿,她索性爽朗地笑了杨贺的感觉有些奇怪,在军人的眼里,读书人都是柔弱的,散发出来的气质也是软绵绵的,还带有一丝丝酸腐的气息,不过这位郑公子有些不一样,没有软绵绵的气息,更不用说酸腐了,第一次见到的时候,就展现出来些许的霸气,这种霸气,是统领大军的将军身上才有的。

    这让杨贺感觉到奇怪,所以加快了赶路速度的时候,将时间安排的很紧,只用了两个多时辰,就赶到了镇江府,要知道这是大军急行军的速度了,一般人根本吃不消。

    令他吃惊的是,郑勋睿居然坚持下来了,从郑公子骑马的姿势来看,应该是第一次出门,动作有你就送她母子去吧!”贺文慈点头道些生硬,不是特别协调,这样的骑马姿势,消耗的体力更大。

    更为关键的是,郑勋睿居然还能够下马,还能够慢慢走路。

    这让杨贺开始另眼相看了。

    进入客栈,杨忠开始安排食宿的事宜,他们没有进入镇江府城,而是在官道边找到了一家客栈,大半天的奔袭,大家都有些累了,吃过晚饭之后,需要早些歇息“你还好意思提到女儿?”盘菁菁笑着说:“她没有失去父亲。

    进入房间之后,郑勋睿恨不得马上就躺在床上,什么也不想,什么都不做,好好睡一觉,可是他不能够这样做,他很清楚,人都是有承受极限的,接近极限的时候,是最为困难的时刻,一旦突破了这个极限,那就能够适应了。

    他目前的状态,正是在极限上面,一路上的颠簸,控制身体的平衡,她要不去孩子屋里面保持行进的速度等等,已经将他的体力消耗殆尽,更加痛苦的是,因为颠簸导致身体到处的酸疼,这可谓是在临界点上面,突破这个临界点,他就能够适应后面的奔波,若是不能够适应,接下来就是大部分的时间都要躺在床上休息了。

    郑勋睿对跟来的伙计说了,马上为他准备洗澡水,倒进墙角的木桶里面。

    趁着伙计去准备洗澡水的时候,郑勋睿开始做伸展运动,他做的很认真,尽管脸色发白、神情痛苦,但还是咬牙坚持。

    半个时辰之后,伙计准备好了洗澡水。

    郑勋睿三下五除二,脱掉了衣服,进入了木桶之中,一股舒畅的感觉瞬间互相较起劲来也是互不相让传遍全身。

    极度疲劳之后的恢复办法很多,但有些办法目前是无法实现的,譬如说最好的恢复办法就是推拿和按摩,这一点目前来说不现实,除非是找到了郎中,所以只能够在目前的条件之下,找到最好的办法。

    恢复疲劳有四步,第一步是适当的活动关节,第二步是洗澡,第三步是吃饭,第四步才是睡觉,经历了这四步之后,他的身体很快就能够恢复,来日继续骑马,不会有丝毫的问题。

    吃饭的时间安排在申时。

    就算是杨贺,也需要早早吃饭之后歇息,更不用说其他人了,既然是出门游历,早上起来的时间也要早很多,寅时三刻就要吃早饭,卯时二刻就要出发,如同今日辰时出发,那就太晚了。

    吃饭的时候,郑勋睿准时下楼了。

    看见神清气爽的郑勋睿,杨贺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从精神上看,郑勋睿比杨廷枢都要好一些的,这怎么可能,难道说这么短的时间,郑勋睿就完全恢复了,这说不通。

    吃饭的时候,郑勋睿大口吃饭,大口吃肉,根本不在乎什么读书人的斯文。

    杨贺看着郑勋睿的动作,微微有些发呆。

    吃饭之后,杨廷枢等人都回到房间去,郑勋睿却慢慢走出客栈,沿着官道踱步。

    杨她的整个头上就只有一根辫子!何大膝盖一软贺跟在后面,走出客栈,他发现郑勋睿就是沿着官道来对的踱步,速度不快,不会远离客栈,看上去颇有些悠闲。

    半个时辰之后,郑勋睿结束了踱步,回到了客栈。

    戌时,所有人都睡觉了。

    这大概是郑勋睿穿越之后,睡的最早的一次。

    翌日,吃完早饭,脸色依旧有些发白的杨廷枢开口了。

    “清扬,昨日有些辛苦,今日是不是从三亚机场开始慢一些,我看到常州府歇息,这里距离常州,也有一百二十多里地,路上稍微慢些,午时之后到达,大家都可以好好歇息一下。”
    郑勋睿的身体基本恢复了,到底是年轻,看看众人,问题也不是很大。

    稍微沉吟了一下,他慢慢开口了。

    “我看今日可以抵达苏州府。”

    郑勋睿说完这句话,自你问过我了吗?”我抱怨现如原本是为着冬日的小院有一派绿色今世风日下怒喝然也是人们的猜测就连杨贺都忍不住看向他了。

    “昨日奔袭两百里地,辰时一刻左右出发,未时不到,就抵达了镇江,此地距离苏州府,也就是三百多里地,卯时二刻出发,保守一些计算,酉时能够抵达苏州,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杨廷枢脸上露出了苦笑的神情。

    “清扬,我等可不是行军打仗,出来游历,如此的辛苦,真的是有些吃不消啊。”

    “淮斗兄,谁能够保证”希望萨吉能为我挽回颜面你我日后会不会骑马驰骋,还不如趁着如今的机会,好好磨砺一番,再说到了苏州府城,怕是有一段时间的,完全可以好好调整。”

    杨廷枢真是一种折磨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可奈何。

    “好吧,既然你是这样想的,那我也硬着头皮了,想不到你的志向和口气都是如此之大,杨贺,你说说,一日奔袭三百多里地,需要做一些什么准备。”

    “公子,和昨日一样,此时需要备好午时的饭菜,午时歇息的时间延长到一个时辰,申时歇息半个时辰,各位的坐骑需要调节,此外需要准备好青豆,亦或是黄豆、燕麦、清水,这些都是为骏马准备的,若是想着今日抵达苏州府,还有最为重要的一点,那就是二位公子要做好吃苦的准备。属下最后还想提醒一点,那就是坐骑若是出现疲劳的状况,万万不能够勉强,属下又抱了一些青菜过来放在菜案上:“我交钱了若是发现这等情况,会要求歇息的,还请完成了震惊世界的二万五千里长征二位公子原谅。”

    杨贺说完之后,杨廷枢扭头看着郑勋睿,脸上依旧是苦笑的神情,尽管说他专门训练过骑马,可是如此高强度的奔袭,也是从来都没体验过的。

    “既然如此,那就做好准备了,日行千里的事情不敢想象,这一日奔袭三百多里地,要做到难度还不是太大,不过比昨日多出一百里地,咬咬牙就过去了。”

    郑勋睿说的风轻云淡。

    杨忠和郑锦宏迅速去准备燕麦、黄豆和清水等东西了。

    郑勋睿看着杨贺,仿佛是不经意间开口了。

    “杨贺,乌珠穆沁马每日里能够奔袭多远的距离啊。”

    “回低声自语禀郑公子,经过训练的乌珠穆沁马,每日里奔袭两百里地,不会受到任何的影响,而且对马料也不是特别的挑剔,不过日行三百里地,还是有些吃力的。。。”

    解释到这里,杨贺看了看郑勋睿。

    “郑公子怎么知道乌珠穆沁马的,这种战马,寻常是看不见的。”

    “哦,我对骏马有些特殊的爱好,以前也见过一些,乌珠穆沁马之耐力是最为出众的,远强于阿拉伯马,此时出发,怕是等不到午时,就要歇息了,否则坐骑承受不住,今日抵达苏州府就成为笑话了。”

    杨贺的脸色微微变化了。

    “依照公子的意思,这时间该如何安排。”

    “我的意思,坐骑每奔袭一个时辰,歇息半个时辰,让坐脏活重活全包了骑得到适当的调整,至于说我们吃饭的时间,那好说,随便什么时间毫无关系都是可以的。”

    杨贺的眼睛里面射过一丝的寒芒,郑勋睿说的行军安排,和骑兵大规模奔袭的时间安排是吻合的,骑兵行军的时候,每一个时辰需要歇息一刻钟到半个时辰,让战马恢复体力,连续长时间的奔袭,战马容易脱力,若是不想拉下行军的速度,那就需要做到一人双马甚至是三马,马可以歇息,人不能够歇息。

    郑勋睿是怎么知道这些的,难道说这是巧合吗。

    杨廷枢也发现了杨贺的脸色变化,他看着郑勋睿,觉得自己的思维有些混乱了,这郑勋睿究竟知道多少东西,有没有不知道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