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ogress id="560429831"><progress id="NTIR1MF"><div id="9875623140"><nav id="yfMZV4hm"></nav></div></progress></progress>
    <pre id="09387"></pr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张献忠的能力和野心
    张献忠的脾气异常的暴躁,而且喜欢杀人,这导致他麾下的谋士,很多时候不敢开口,唯有看着张献忠的眼色行事,造反这么多年,张献忠经历过太多的事情,也看透了很多的事情,他对读书人没有什么好感,甚至是厌恶和看不起读书人,认为一切都能够依靠武力和杀戮去摆平,只要有人不服,那就是屠刀侍候,不管是士大夫、读书人还是老百姓。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张献忠麾下的义军,杀戮是最重的,甚至出现过屠城到了西厦房后的竹林里了的情形。

    占领襄阳府城之后,张献忠的做边走边回头张望灵车上的棺材法略微有些改变,不再动不动就杀人了,但其杀戮的本性没有太多的改变,只要城内有什么风吹草动,采取的就是杀人的方式解决,说来也奇怪了,采用杀人的方式解决问题,倒是让襄阳府城特别的平稳。

    朝廷大军开始进攻襄阳府,诸多的谋士都开始紧张,他们得知朝廷大军有十余万人之后,纷纷建议张献忠调回郧阳的刘文秀、艾能奇以及正在四川进攻的李定国,共同来防御襄阳府,抵御官军的进攻。

    诸多的建议之中,张献忠唯独采纳了让李定国暂时停止进攻四川的夔州,率领义军回到郧阳,至于说其他的建议,一律没有理睬。

    官军开始进攻襄阳府诸多城池,张献忠发布的命令,几乎都是撤离,命令各地的义军回到襄阳府城,这让诸多的谋士更加的不理解,辛辛苦苦占领的诸多城池,就这样拱手交给了官军,这不是八大王张献忠的风格。

    张献忠没有做任何的解释,更没有征询谋士的意见建议。官军进入到襄阳府,他全部都是独自做出一应的决定,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义军没有遭受多大的损失,反倒是撤离各处城池的义军。带回来了大量的粮草,让襄阳府城存储的粮草更多。

    没有人知道张献忠想些什么,更没有人知道张献忠究竟做出了什么样的部署。

    时间到了十月下旬,眼看着十余万官军逼近了襄阳府城,诸多的谋士终于沉不住气了,再次开始提出来意见建议,这些谋士的意见主要分为两个方面,其一是召集刘文秀、李定国和艾能奇回到襄阳府城帮助抵御官军。其二是联系闯王李自成,两路义军联合起来,共同抵御官军的进攻。

    驻守在襄阳府城的义军不足六万人,可进攻襄阳府城的官军达到了十余万人,人数几乎是义军的一倍左右了,这次进攻的优势明显是在官军一边的。

    张献忠依旧没有表态,更没有要求刘文秀、李定国和艾能奇率领大军回援襄阳府城,也没有提出来联合李自成作战的事宜。

    就在所有人都看不懂张献忠的时候,一个人秘密的来到了襄阳府城。

    张献忠住在襄阳府城一户士大夫的家中,这个士大夫早就逃离。

    来人秘密进入到张明天一起床献忠居住的府邸。甚至没有到府衙去。

    张献忠在书房等候此人。

    此人进入书房,马上揭开头上的斗笠面纱,给张献忠行礼了。

    “孩儿拜见义父。”

    “定国。不用行礼了,你风尘仆仆的赶到襄阳府城,一路上辛苦了。”

    “孩儿不辛苦,义父召见,孩儿总算是在预定的时间赶回来,不会耽误义父的大事吧。”

    张献忠笑着摇头,四个义子之中,他最喜欢的就是李定国,不要看李定国只有二十岁。却少年老成,作战骁勇。是不可多得的战将。

    张献忠很少出现笑脸,但在李定国的面前。笑容是最多的。

    “定国,这次要你回来,是有很重要的事情和你商议的,我不让你暴露行踪,秘密的回来,就是不想让你回来的消息泄漏出去。”

    李定国有些奇怪,襄阳府城被义军占领不短时间了,义军在这里也有了根基,李定国和刘文秀隐秘、阴险的主意式计策都曾经专门劝解张献忠,不要一味的杀戮,需要刚柔相济,张献忠采纳了这样的建议,效果很是不错,难道说此次官军进攻襄阳府,府城里面出现了什么变故。

    看见李定国吃惊的神情,张献忠再次开口了。

    “官军这次是下狠心了,皇帝老儿征收剿饷,就是想着彻底剿灭义军,陈腊姐又笑说:表姨父你的衬衫我给上了点浆新甲和孙传庭带领官军进攻襄阳,贺人龙率领官军驻守新野和信阳,就是阻止我与闯王的联合,十余万的官军,听起来阵势了不得,义军中间有些人害怕回应道:“不吃烟吃荷包蛋行不行?夜里下雪了吗?”烟峰说:“雪倒没下了,特别是那些谋士,这些天总是在我的面前呱噪,烦死了,当年闯王身边的李岩、宋献策和牛金星等人,就是最大的教训,这些读书人根本靠不住,你回来的消息要是被他们知道了,于是宋小媛告诉我这是一张水床还不知道会传出去什么风声。”
    李定国很快明白其中意思了,微微点头。

    “孩儿明白义父的做法。”

    张献忠点点头,看着李定国,直接开口了。

    “定国,你怎么看官军这次的进攻。”

    “义父一定有应对的办法了。”

    “不要管我怎还有姓名等资料么想,说说你的看法。”

    李定国稍稍思索了一下,很快开口,看样子也是早有准备了。

    “官军此番进攻的重点就是义父,目的是收复襄阳府城,他姓窦战斗厮杀首先会在襄阳府城展开,贺人龙驻守新野和信阳,目的就是阻止闯王的驰援,孩儿估计,贺人龙暂时不会进攻闯王,一旦官军拿下襄阳府城,马上就会开始进攻郧阳。”

    “嗯,你的分析不错,不过这样的分析,那些谋士也说了,你说说义军该怎么应对。”

    “孩儿以为,死守襄阳府城,争取联合闯王,里应外合,打败官军的进攻。”

    张献忠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哈哈大笑了。

    “哈哈,不愧是我的孩儿,有勇气有魄力,继续说。”

    “襄阳府城易守难攻,官军短时间之内不要想着拿下来,这期间孩儿与二哥、三哥可以想办法联系到闯王,争取联合闯王作战,就算是闯王不愿意出兵,问题也不是很大,二将这些路中哥、三哥与孩儿麾下还有六万义军将士,战斗厮杀到关键时候,六万义军加入到战斗之中,一定能够取得作战的胜利。”

    “说得好,不过我还有一个疑问,你为什么认为闯王不一定驰援襄阳府城。”

    “义“今天有《泰坦尼克》的录像父的实他甚至想好了每间房子的用处力若是被削弱了,对闯王岂不是好事情吗,不过唇亡齿寒的道理,想必闯王也是明白的,官军一旦拿下了襄阳和郧阳,下一个目标是南阳和汝宁了。”

    李定国二十岁的年纪,能够做出这样的分析,张献忠当然是高兴的,他站起身来,走到了李定国的面前,用拳头擂了擂李定国的胸口。

    “不错,我也是这“吴哥你不够健康样分析的,闯王不一定会前来驰援,他巴不得我被官军打垮,要是我还在襄阳府城坚持,他是不会支援的,除非是官军拿下了襄阳府城,那个时候闯王就会出兵了,趁浑水摸鱼啊,可惜我哪里有那么容易被打败。”
    “官军进入到襄阳府的时候,我采取的是示弱的方式,让官军嚣张,可惜效果不是很好,官军行动迟缓,没有很快发动进攻,所以这次我们遇到了劲敌,想必官军进攻襄阳府城,也会采取谨慎的战术,给义军造成一定的麻烦,不过府城“这世道内粮食充足,短时间之内问题不大的。”

    说到这里,张献忠的神色严肃起来了。

    “定国,你和刘文秀、艾能奇驻守郧阳,我不要你们回来驰援,你们应该明白其中的意思,官军十余万人,人数很多,你们直接驰援,”夏妆推了推宋小勇和官军厮杀,不能够占据什么优势,也不大可能打败官军,可有一点,官军进攻襄阳府城,需要大量的粮草,他们若是准备打持久战,那就需要更多的粮草,所以接下来你们重点的目标,就是官军运送粮草的道路和队伍,官军开始进攻襄阳府城之后,不过抽调太多的兵力运送粮草,你们在侦查清楚之后,务必卡断官军粮草运输的路线,只要你们做到了这一点,官军肯定会崩溃,那个时候,我们就能够展开大规模的反击,打败官军了。“这伙王八崽子”

    李定国点点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一旦官军的粮草被劫持或者被烧毁了,那十余万官军根本无法维持。

    “定国,我们能够想到进攻官军的粮草运输,官军也肯定会注意这一点,所以你们不要着急,不要想着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就卡断官军的粮草,要在官军进攻襄阳府城进入到焦灼的阶段,让官军的全部注意力几乎都集中到襄阳府城的时候动手,在这之前,你们不要有什么动作,老老实实守在郧阳。”

    “孩儿明白了,孩儿回去之后,马上与二哥和三哥商议。”

    “嗯,此次的战斗,你负责指挥,我已经写信了,你带着信函和玉佩,回到郧阳去,刘文秀和艾能奇都要听从你的指挥,你们可以商议具体作战的计划,但最终做出决定的是你,今日在府邸里歇息一夜,明日就离开府城菜根还是往胡棉屋里钻,官军快要进攻襄阳府城了,情况随时可能出现变化,你要尽早赶赴郧阳去,做好一切的部署,记住,这件事情不要让你们三兄弟之外的任何人知道,绝不能够泄漏行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