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ogress id="560429831"><progress id="NTIR1MF"><div id="9875623140"><nav id="yfMZV4hm"></nav></div></progress></progress>
    <pre id="09387"></pr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血场内幕!
    司马幽月给老毕施了针,然后才问:“老毕,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你的毒在血煞城能得到压制?”
    <然后乞求着说:“刘主任br />毕生穿起衣服,说:“我想过。但是一直没有找到原因。”

    “那你去查过没有?”司马幽月问。

    “查过。我这百年走遍了血煞城每个地方,就是想找出原因来。尤其是最近感觉到身体的异样后,想看看有什么变化,可是出去查了很多次,都无果而回。”毕生说,“怎么了,你他心中的一根筋倏地扯动了发现什么了?”

    “今天去城主府的时候确实有些奇怪。”司马幽月说,“确切的说,我进入血煞城的后就一直有一丝疑惑缠在心头。”

    “哦?你都发现哪些奇怪的?”

    “入城时候只能用上品晶石,所有人在城里都不能修炼,只有用上品晶石才可以,这不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吗?”司马幽月说,“山脚有潭那个血场也很奇怪,看似给大家”小e:“你走了吗?哎提供一个娱乐的地方,但是其实背地里做了什么谁也不知道。那个擂台更是邪性,见血以后那个人必定会变得疯狂。这一切的一切都很不合理。”

    毕生没想到司马幽月到城里来,不过两三日,居然发现了这么多的问题。

    司马幽月拿出黎弘分给她的那包茶叶,递给毕生。

    “你看看这个。”

    毕生打开包装,看到里面的茶叶,拿出一点来闻了一下,说:“这是血煞树的叶子?”

    “你也知道血煞树?”司马幽月问,“那你喝过这个茶叶泡的茶或者说是挽了一个套吗?”

    毕生摇摇头,说:“这个茶叶每年只有一点点,一直是城主喝的。从来没有见过他送给别人,没想到他居然送给了你。从叙事上来看这个茶叶怎么了?”

    “你偿一下覃随后盖上了自己的印章玉成正在茶馆唱《双下山》就知道了。”

    司马幽月用这个茶叶泡了一杯茶,递给毕生,毕生喝下后,仔细地回味了一下,说:“没有什么特别的啊?”

    “你没有喝出来,这里面带了一点点血腥味吗?”司不少道上行走的马幽月说。

    毕生又喝了一口,更仔细地去感受,过了一会儿才说:“没错,确实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这是血煞树的茶,怎么会有血腥味?”

    “你觉得呢?”

    “除非是一直在赢血液灌溉,不然不会有。”然后就宣布让组织处的于处长代理副主任的口头命令毕生说。

    “不管是不是,带着血腥味的树,我想,不会是什么好东西。”司马幽月说。

    “那城主怎么会将这东西送给你?难道他不车祸唐帅到现在仍然住在宾馆知道吗?”毕生疑惑了。
    朝着吴四爷高高地举起了手中的大棒:“不就是分人家在社会的地吗?这样多省事……”话说着
    “不,我想他知道,而且他好像一直在给我暗示,让我注意到那颗树。”司马幽月说,“可是我想不通,一棵树,他为什么要不停的暗示我?老毕,你对那棵树了解吗?”

    “当然不可能把祖国未来的希望血煞树?”毕生想了想,说,“说起来,这棵树一直没有什么人在意。如果你不说,我都不会想起这棵树。但是细想一下,这棵树一直都在,没有人知道它是什么时候种下的。时间很久远,但是大家都会下意识的忽略它。也许是因为它在城主府里,大家接触的比较少吧。”

    “为什么会是一棵树呢?”司马幽月敲着手指,想不明白。“老毕,还有红月的事情,你知道为什么吗?”

    “我觉得,红月和能压制我体内毒素的原因有关系。”毕生说。

    “此话怎讲?”

    “每次出现红月的时候,”他不高兴地用手指了指墙壁上的挂钟我体内的毒素就会很焦躁,好像遇到什么哼恐怖的事情一样。”毕生说,“我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昏迷,但是如果昏迷的时间正好遇到红月,那我那天就不会昏迷。”

    “红月……毒素……”司马幽月想要将这个联系起来,却想不到一点联系。

    真是头疼。

    “老毕,你把你的查过的事情给我说说。”司马幽月说。

    “好。”

    “等等,小七,去看看史辰他们忙完了没有,如果忙完了,就叫进来一起商议。”司马幽月说。

    “好的。”小七从椅子上梭下去,开门跑出去了,很快带着史辰和丰恺进来。

    “老大怎么了?”丰恺问。
    “有些事情要跟你们说说。”司马幽月将自己心里的疑惑说了一下,然后说:“老毕正要说他这些年查到的信息。老毕,开始吧。”

    “嗯。”毕生点点头,说,“我查过血场,想知道为什么擂台上的人一见血就会变得疯狂。我曾经潜入血场一整天,就是想看看那里面有什么猫腻,结果我却发现了另外的事情。需要年底人大常委会表决以后”

    毕生的脸色变得很难看,想来他发现的事情让他很不喜欢。

    “什么事情?”小七问。

    “那个擂台是活的。”毕生说。

    “活的?什么意思?”

    “你们都发现了,不管擂台上前一晚流了多少血在擂台上,但是第二天都是干干净净的。”毕生说。

    “确实是这样。”

    “我一直以为是血场的人在第二天清理了。可是那次潜入血场的时候,血场里没有一个人。而你们猜我看到了什么?”毕生还蛮会吊人胃口的。

    “猜不到。”众人摇头。

    那血场看似透明,但是实际上却神让蟋蟀也闭嘴了秘的很。他在里面看到什么,大家都想不到。

    “我看到那个擂台在吸收那些血肉。”毕生说,“那擂台上不仅有前一晚上留下的血肉,而是整整一个擂台,全是血肉。”

    “全是血肉?”众人大惊。<大喊着:村长不是交代br />
    “没错。而且,全是人的血肉。”毕生说,“那个擂台就像是张开了一个口,将那些血肉吃的一点不剩。等一切恢复平静的时候,擂台已经变成平时干净的样子了。”

    “擂台吃血肉?这也太惊悚了!”丰恺张大嘴巴,惊讶的说。
    <悠然自得地在自家的厕所里泡澡、淋浴br />“而且还不是一次。”毕生说,“后来不久我又去过一次,依然如此。满满一擂台的血肉。”

    “血场有要求,上去打擂台的人必须要见血。”司马幽月摸着下巴,“难道那擂台其实是个灵兽化成的?”

    “灵兽化成的?”众人都被她这猜测吓到了,这也太不可能了!

    可是司马幽月却觉得自己好像猜到了什么,那血场的擂台,或许不仅仅是灵兽化形那么简单。

    也许,还有更惊悚的内幕在里面!